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少女有毒:恶少别惹我
少女有毒:恶少别惹我

少女有毒:恶少别惹我魅猫咪-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啤酒妹   我爸爸创办的何氏是云城一家赫赫有名的地产公司,在我十八岁这年,爸爸的合伙人卷走了…
更新到:第七章恶魔契约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2 13:43:10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啤酒妹 更新时间:2021-09-12 13:43:10
第二章 周小雨是谁啊 更新时间:2021-09-12 13:43:10
第三章 清流暖男 更新时间:2021-09-12 13:43:10
第四章 还债 更新时间:2021-09-12 13:43:10
第五章绑架 更新时间:2021-09-12 13:43:10
第六章禽兽 更新时间:2021-09-12 13:43:10
第七章恶魔契约 更新时间:2021-09-12 13:43:10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啤酒妹

  我爸爸创办的何氏是云城一家赫赫有名的地产公司,在我十八岁这年,爸爸的合伙人卷走了一大笔工程款,致使项目被迫中途停止,何氏破产倒闭,欠下了一亿的外债。

  我的生活自然也是在一夕之间从天堂堕入了地狱。

  在地狱里生存自然艰难,为了让全家人活下去,我不得不开始赚钱。被迫无奈,我去了暗流。暗流是云城最大的一家夜店,准确地说,是整个南方最大的。

  关于暗流云城也有不少传说,这个地狱皇宫仿佛是一夜崛起的,谁也不清楚暗流的背景,有流传说暗流背后的老板是某位政要高官,还有说是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第一的王家公子,但这些都只是流传,无从证实。

  但,暗流专为黑夜而生,它是云城在无数个黑夜里最为汹涌澎湃的欲望。

  暗流刚刚开业的时候,打点一切的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好像也没什么背景,但十年里一直是他出面应付一切。

  他背后的那位老板从未现身。所以,暗流也是整个云城最神秘的,不仅仅是欲望张狂。

  而我在暗流的工作就是卖酒,做最底层的啤酒妹。这份工作是我所有的兼职中赚的最多的了,一个月的薪水够我们一家子吃饭零用,当然,那一亿的债务就是我在这里工作两辈子都还不上。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就意外地发现,同事枝枝居然在暗流的卫生间跟男人做那种不可描述的事。

  当时我正在里面蹲坑,他们刚好就进了我旁边的隔间,之后中间的整个隔板就一直在吱呀,枝枝的嗯嗯啊啊和那个男人的哼哼哦哦也此起彼伏,叫的我都差点儿高潮,撒了一回又一回尿。

  幸亏这个过程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长,只持续了几分钟。

  我收拾完出去的时候,枝枝还在洗手台那边补妆,她匆匆扫了我一眼,继续手里的动作。很随意地问,“你都听到了?”

  我有点儿尴尬,点了点头,然后忙不跌地低下头去,假装认真在洗手。

  枝枝似乎一点儿也没有不好意思,她说,“早泄,那方面有障碍,还偏偏爱玩儿,每次来都找我。这个是钱最好赚的了,最省事儿。”

  我万万没想到枝枝会这么直接地就承认,一点儿掩饰也没有,我一下子更尴尬了。

  枝枝看出了我的窘迫,她转过身子,捏住了我的下巴,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特别不可思议地问,“你还是个处?”

  我霎时间红了脸,这一变化也迅速被枝枝捕捉过去,她松开了我的脸,乐不可支,甚至笑的蹲了下来。

  “暗流是什么地方啊,竟然还会有处,真是没想到,没想到。”她摇头晃脑自顾自地说着,忽然伸手往我的裙底伸过来,在我那个地方摸了一下,朝我奇怪地笑了笑。

  枝枝大胆的举动把我吓了个半死,我来暗流没被男人占便宜,没想到到头来却被女同事给占了便宜。再说,枝枝是不是变态呀,她居然,居然……

  枝枝完全不管我情绪有多激动,她很妖媚地笑着,“这儿可不是处呆的地儿,你还是趁早离开这儿。”

  我倒是想啊,可是离开这里怎么办,我再上哪去找这么高薪水的工作,还有一大家子怎么办,弟弟小须也还在上学,除了暗流,我真的想不到哪里还可以去了。

  她看我面露难色,又说道,“要么你就赶紧找个喜欢的人睡了,第一次留给这里的畜生们可惜了一点儿……”

  枝枝说完就走了,可是我心里还有无数个疑问,我连忙拉住她,急急地问道,“啤酒妹不是只卖酒么,为什么也要……”

  枝枝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很轻蔑地一笑,“哪里有干净的啤酒妹,你以为你卖的真是酒么,既当婊子又能立牌坊的你信么,我们跟那些坐台的没两样儿……”

  枝枝的话彻底震惊到了我,我只是想找个薪水高一点儿的工作养活家人而已,并没有打算出卖身体。

  如果我有闺蜜郝然那么能干的话,我一定正儿八经地找家公司去应聘,再苦再累都没有关系。

  可是我不是,十八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只是练就了我这么一个废物,我除了小说漫画看的比别人多一点以外,真的一丢丢长处都没有。

  可若不是何氏有次一劫,我又何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做了十八载的富家千金,可没想到还是会从一个“何不食肉糜”的何阿斗,变成一个夜店啤酒妹。

  这时候突然来了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看起来好像很正经。

  他很客气地跟我聊了几句天,然后忽然说道,“我看你应该是刚来这里不久,这里不适合你,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价钱什么的都好说……”

  我一时没明白,惊讶地问他,“什么价钱,什么?”

  他看着我一下子笑了,大概是觉得我傻傻的。他很不可思议地问,“你该不会,该不会还是处吧?”

  他的样子让我一下子想到了枝枝,他现在的表情就跟枝枝那个时候一摸一样,一脸的嘲讽。

  枝枝那么说的时候我还没觉得有什么,可是他一男的这么说,还问我价钱,这不是羞辱人么。

  他看我有些恼羞成怒,好像要生气,连忙收住笑容,正儿八经地说,“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包养你,你不用在这里上班,价钱好商量。”

  我靠,亏我还以为他人模狗样的,应该是个正经人,没想到倒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大色狼。

  我呸,当我什么呢,还包养我,我让你断子绝孙信不信。

  我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正欲发火,那男人忽然又变了语气,“不好意思,我冒昧了,不该说这么无礼的话。”

  “请你喝杯酒,原谅我刚刚的无礼。”那男人又向我举起一只酒杯,很是诚恳,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

  他似乎是诚心实意地在道歉,既然这样,我何不借着坡下,毕竟他是暗流的客人,得罪了他于我并没有什么好处。

  我大气地接过杯子一饮而尽,朝他挥了挥手,表示这事儿算过去了。

  可那男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关怀地问我家里是不是有什么难事,为什么会在暗流上班。

  我此刻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便准备走开。只是今天这酒可能有点儿上头,我没喝多少,此刻竟然觉得有些头晕,走路也东倒西歪的。

  那男人见我醉了,便来扶我,我又偏偏一下子没稳住,倒在了他的怀里。

  那男人扶住我以后并没有就此松手,反而是手上更加用力了,他紧紧地攥住我的胳膊往外走着。

  我挣脱了几次都没有挣脱开,抬头就看见这男人的狞笑,再也不是之前一本正经彬彬有礼的样子,他仿佛化身成了一匹恶狼,此刻正流着哈喇子,凶相毕露,好像要吃我。

  我一下子惊醒过来,这男的大概是刚刚对那酒做了什么手脚。

  看来枝枝说的没错,这里就不是我呆的地儿,这里的男人也都是畜生。

  我想挣扎想反抗,但由于药效,身上软绵绵的,一点儿劲都没有,连站起来都不可能。

  又想大声呼救,但这个时候舞池的音乐刚好想起,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足够掩盖掉一切的不和谐。

  那男人似乎想将我撸上一辆白色的车,但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他停住了,然后很是无奈地又重新将门碰上。他把我往旁边一推,我顺势跌坐在了地上。

  他跳着脚骂,“妈的,关键时刻要拉稀……”

  他很不情愿地瞪了我一眼,还是不得不转身跑回了暗流,我猜测他铁定是去上厕所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大概老天可怜我,给了我这么个逃走的机会。

  因为站不起来,我只能艰难地在地上爬着,爬到前面一辆车子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车门似乎没有关。

  突然计上心头,我使出了吃奶得劲儿来拉开车门,四肢并用艰难地爬了上去。

  但意外的是车上有人,驾驶位上有个男人似乎正在听音乐,我的出现吓了他一跳,他迅速拔掉耳机,惶恐地转过身来,凄凉地说,“少爷你怎么这么快……”语气里尽是没有想到。

  他见是我这么一个陌生女子,并不是他口里的少爷,更加吓了一大跳,“你是谁?快快快,快滚下去……”

  他见我不动,索性跳下车子,跑到后面来轰我。我没有力气来跟他解释跟求救,就已经被他拽了下来。

  就在我拉着那个人裤腿儿不让他走的时候,忽然一个人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我原以为是那个给我下药的色狼,但是这个人身上却有一丝水果香味儿,很是好闻。

  我被这香味儿瞬间搅混了脑子,懵了一会儿。

  “少,少,少爷……”将我从车上撵下来的那个司机似乎是碰到了很厉害的人物,他说话的声音比刚才还要颤抖,还要惊恐。

  他口中的这个少爷一把就给我从对地上捞了起来,然后迅速上了车,哐当一声拍上了车门。

  我能感觉到,他的胸腔和我一样的炽热,就好像两团火正在我们身上纠缠不清地妖娆着,肆虐着。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