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撩妻成瘾:总裁夜夜要不够
撩妻成瘾:总裁夜夜要不够

撩妻成瘾:总裁夜夜要不够狐姝-著

10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男人需放养   暴雨如注!   车窗外的雨水声哗哗的冲刷着玻璃,我撑着头看着在我身上奋力运动…
更新到:第七章 为了我的形象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2 13:38:04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男人需放养 更新时间:2021-09-12 13:38:04
第二章 以后你是司机了 更新时间:2021-09-12 13:38:04
第三章 旧爱陌路相逢 更新时间:2021-09-12 13:38:04
第四章 苏太太义务 更新时间:2021-09-12 13:38:04
第五章 可以拒绝吗 更新时间:2021-09-12 13:38:04
第六章 谁才是苏太太 更新时间:2021-09-12 13:38:04
第七章 为了我的形象 更新时间:2021-09-12 13:38:04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男人需放养

  暴雨如注!

  车窗外的雨水声哗哗的冲刷着玻璃,我撑着头看着在我身上奋力运动的男人,发出浓重的喘气声。

  像一头猪。

  而我则在被一头猪取悦着身体。

  “陈晓雅!”突然,男人一拳砸在了我旁边的靠椅上,发出砰地一声巨响,不过很快就被雨声淹没了。

  “你是个死人吗?”

  我微微一笑,从后座拿出湿巾递了过去:“死人是不会有温度的,而我拥有37度的正常体温,苏先生,比起充气娃娃,你快活太多了。”

  “shit!”男人一把掐住了我的手,报复式的更加用力狠狠贯穿着我的身体,巨大的痛楚无限蔓延开来。

  整个人像是被撕裂成了两半,痛的脚尖都微微颤抖起来,我使劲攥紧了拳头,故意往他面前晃着微笑。

  苏泽霖,我很美吧。

  美的让你为了娶我,竟然将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送入了坚狱!

  我看着眼前俊颜冷冽的男子,始终无法想象他肮脏的内心是何等的黑暗,而我的哥哥就是被他害的要面临枪决!

  忽的一下,我的脖子被苏泽霖紧紧的掐住,呼吸变得急促,大脑一片空白,当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苏泽霖突然松开了手,更加大力的冲刺起来。

  “啊……”

  好痛,你他妈!的……混蛋。

  我紧咬着牙关,仍是忍不住喊了出来。

  “哼,还不是忍不住了吗?”苏泽霖擦拭完身体,一拉衣链,又恢复了平时清冷严肃的模样。

  似乎刚才那个只是我的幻觉。

  我笑了笑,眼神故意在苏泽霖的两腿!间停留了几秒,才慢条斯理的在后座里找寻刚才被禽兽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所以说呢,这男人就得放养,才能学的姿势多一点,前几天来家里的那位是小几?回头我会让人送去锦旗表示感谢的。”

  苏泽霖眼神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一下子钳住了我的下巴,声音里带着几分怒意:“白静不是那种人。”

  哪种人?

  我笑笑不再说话,反正被骗的是他,最好祈盼白静能把他骗的一穷二白,让他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车子开往苏家老宅,位于城西的富人区,前后两栋三层的洋楼式别墅,明显是翻新过的痕迹,少了岁月的斑驳,却多了欧式的典雅。

  一如我那位婆婆,有着上个世纪中年贵妇的嫌贫爱富的观念,同时又标榜名门闺秀,往来的朋友不是富豪,就是guan太太。

  要是有平民和她说了话,那她反倒会觉得受到了侮辱一样,那是对她贵族出身的玷污。

  我从车上下来,跟在苏泽霖身边,巧笑倩兮的挽着他的手臂,至少在所有外人看来,我们都是恩爱的不得了的伉俪夫妻。

  不过我知道有人不喜欢,那就够了。

  “泽霖,你来了,”婆婆迎了出来,亲热的拉过苏泽霖的手,再一看到我的时候,眉头皱成了一条沟:“还愣着干什么,这么晚才来,快点去厨房做饭,还等着我伺候你啊,你以为你是千金大小姐啊,连蛋都下不出来,就知道白吃白喝!”

  “好的,妈。”我笑笑,毫不在意。

  她骂她的,反正我不往心里去。

  走了没两步,我想了想,就又转过了身去。

  “干什么啊你,让你干点活还委屈了你啊?”婆婆见我没去厨房,立刻大声吼了起来,苏泽霖坐在一旁,宛若局外人。

  “妈,我昨天去医院了……”我轻声开口,“医生说建议男方也一起去查查呢,毕竟下蛋也不是一个人的事,妈,你是过来人,这个道理你肯定懂吧。”

  婆婆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十分的难看。

  我踩着细高跟鞋,哒哒的朝厨房走去。

  “泽霖,你看看她,她什么意思啊!摆明了就是说你有问题啊,她是怎么当我们苏家媳妇的啊!简直是气死我了,哎哟,我的心口好疼啊。”

  身后婆婆的哭闹声传来,我直接无视了。

  厨房里就只有冯妈一个人在忙活,她伺候婆婆几十年了,结过婚,后来丈夫死了,孩子大了,她就一直住在别墅里陪着婆婆,也算的上是家里的老人了。

  “夫人,这里的东西你不能乱碰。”冯妈语气冰冷,她和婆婆是一堆的,自然也看我不顺眼,还故意将锅里的热水搅的飞快,溅在了我的身上。

  她们都认为我一个平民女嫁给了苏家大少爷,肯定是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狐媚本事,甚至还有人再背后议论我是如何卖力的取悦他,唯一传扬的不那么难听的就是燕城时报了,只是说灰姑娘一朝圆梦嫁入豪门,枝头麻雀摇身一变金凤凰。

  啧啧,虽然不合辙,但也极尽婉约的隐藏了语气里的怨怼。

  我双手抱胸,靠在厨房门口,一个让我来厨房帮忙,一个不让动厨房里的东西,看来婆婆这是打发了我来这吹油烟,就是不知道她打算趁这个功夫给苏泽霖灌点什么汤了。

  如果是离婚,就好了。

  我,早就不想和他过了呢。

  晚饭的时候,婆婆拉着苏泽霖说话,我自顾自吃自己的,至于他们说什么,我也不往心里去,吃完就放下筷子往楼上走去。

  “站住!”婆婆一把将筷子拍在了桌子上:“长辈还没有吃完饭,你就离席,懂不懂规矩,还有没有家教!”

  家教?

  在苏泽霖毁了我的家的时候,那东西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迎着婆婆满是抱怨的脸,我朝她努力做了个微笑,语气淡淡,眉毛扬起:“妈,我要上楼洗白白了,待会准备和以然造人,这样你也能早抱孙子不是吗?”

  说完,转身上楼。

  婆婆会被我气死吗?

  怎么可能,那个老妖婆的段数要只有这么一丁点,那她怎么配做苏泽霖的妈啊。

  宽敞的卧室,单调的黑白色,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而我在这里的东西也不过一套睡衣几套外衣而已。

  倒了一杯水,我从包里拿出一个药瓶,倒了一片药在掌心,放在口中伴着水吞了下去。

  孩子?

  想让我给苏泽霖生孩子?做梦!

  正在这时,门一把被推开,我急忙把药瓶塞回到包里,又把包放到了一旁,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坐在床边。

  “你不洗洗吗?”苏泽霖上下打量着我,目光里的侵略让我无所逃避。

  我起身,站在苏泽霖面前,仰望着他:“明天你看了医生,我再洗也不迟啊。”

  “我没病!”苏泽霖一把圈住我的腰肢,拉着我就往床上摔了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