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其他小说 ›› 试婚小逃妃
试婚小逃妃

试婚小逃妃玥笼纱-著

6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一章 替身嫁娘   安祈王朝128年最大的事,就是硕亲王安熠成与祁将军嫡长女祁阳的婚事了,这不、上…
更新到:第七章 蔺晨公子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12 10:03:16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一章 替身嫁娘 更新时间:2021-09-12 10:03:16
第二章 祁家大少 更新时间:2021-09-12 10:03:16
第三章 洞房花烛 更新时间:2021-09-12 10:03:16
第四章 谋刺亲王 更新时间:2021-09-12 10:03:16
第五章 审时度势 更新时间:2021-09-12 10:03:16
第六章 黑夜逃离 更新时间:2021-09-12 10:03:16
第七章 蔺晨公子 更新时间:2021-09-12 10:03:16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一章 替身嫁娘

  安祈王朝128年最大的事,就是硕亲王安熠成与祁将军嫡长女祁阳的婚事了,这不、上到王公大臣,下到贩夫走卒无不到场,都想沾沾皇上御赐才子佳人的喜气,以至于整个硕亲王府人满为患。

  管家安福满头是汗穿梭于众人之中,很怕一个照顾不到就会得罪了哪位王公大臣,可谓是面面俱到,能找到这样一位八面玲珑的人来当管家,足以证明硕亲王安熠成是个慧眼识人的伯乐。

  刚刚进府的吏部尚书徐志华,几步跑到新郎安熠成面前恭维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与祁将军长女祁阳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同喜同喜,徐大人里面请,管家带路!”长身玉立、玉树临风的硕亲王礼貌性的回答着大家的问候,眼中却是半点喜色皆无,对他来说这不过是太后心血来潮,皇帝顾忌太后而硬塞给他的一段婚姻而已,他并不放在心上,甚至是深深抵触的,但圣旨以下圣意难为,谁又敢说一个不字!

  尽管今日他笑得格外的亲切,可只有他身边的人才知道,他越是这样就代表着他越是生气,为避免殃及池鱼,王府中知道内幕的人们,纷纷避开这位打从心里散发着寒气的主子,很怕一个不小心会殃及池鱼。

  “恭喜王爷、能与祁将军联姻,可谓是如虎添翼······”

  “恭喜王爷、觅得祁府长女祁阳,真可谓是佳偶天成······”

  一声声一句句祝福语,使得安熠成本就毫无温度的眼眸中,慢慢的汇聚了一丝寒气。

  看到这样的王爷,玄冥咽了口吐沫飞速的走到他身边道:“爷、后院有变!”

  安熠成却是面不改色道:“知道了。”

  只三个字就打发了玄冥,胸有成竹的样子让玄冥嘴角浮现一抹苦笑,自己终究还是没能赶在自家主子之前,显然所有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相比于前院的喧哗热闹,后院就显得平静了许多。

  支开王府下人的喜娘几乎瞬间翻脸,看向喜帐中那抹较小的人影,眼中淬了毒一般冷冽道:“希望二小姐以大局为重,不要辜负了将军的信任,只要过了今晚,二小姐就是将军府的大恩人,届时所有人对二小姐都会高看一眼。若是不然,坏了大事……”

  她话没说完,可洞房里的祁家人全都明白了她话中何意,更何况是那个身着大红嫁衣的新娘。

  晶莹的泪珠顺着大红盖头一滴滴滑落,坐在那里的新娘只是木然的点了点头,并未说出一个字来。喜婆满意的点头,带着一屋子的人迈步出了新房。

  砰然一声门响阻隔了外面的所有喧嚣与繁华,独独留下一室的寂静无波。

  良久、久得屋顶上的两个人以为她会这么一直枯坐下去的时候,那个娇小的人儿终于有了动作,费力的扯下大红盖头,露出的却不是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而是一张五官十分精致,有着一种我见犹怜的脸。

  “啧啧啧、果然如你所料,不过这祁家二小姐跟她姐姐比差远了,她姐那张脸可是······”望着新娘那张清秀的脸庞,屋顶上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不由得评头论足了一番,摆明了不太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

  话未说完却被他身旁大红喜袍的男人冷冷一瞪霎时住了口,面色不免有些讪讪,却终还是没在开口说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起,那个明明应该在前面应酬的新郎,竟跳到了洞房顶端,揭开了房顶的一片瓦,与另一名不知来历的男子,细细的观察起洞房中的新娘来。

  毫无心机的新娘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正在被人窥视,而是费力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疲软的身躯,不免暗暗感叹:祁阳真的是好手段,任凭她在祁家伪装了十二年,隐忍了八年,到头来他们终还是不信任她,竟在她的饮食中加了药物,可恶、实在是可恶至极!

  拔下发上金钗,祁家二小姐祁月在自己的右手食指上刺了一下,鲜红的血珠缓缓溢出,疼痛唤回了她的神智,也逐渐驱散了那迫使她全身绵软的药物,让她得以缓了一口气。

  屋顶上的白衣男子淡然一笑低声道:“能自我解毒,一点都不像传言中那个祁家二小姐,我说熠成······”

  “我是让你来认人的,你若在唠叨,本王不在乎将你踢下去。”终是无法忍耐身边的话唠,安熠成冷冷开口,沙哑而又附有磁性的嗓音,竟让人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好在他身边的人是个男子。

  白衣男子的嘴唇蠕动了半晌,显然是迫于安熠成的威慑,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低头继续观察起房间里的那抹艳红身影。

  起身在房间内环视了一周,祁月便开始动手寻找比较值钱却又方便携带的东西,一一用临时找来的布匹包裹在一起,并找了个顺手的地方放好。

  然后又去推了推房门,发现喜婆还是防了她一手将房门锁了,这才不甘的转回到了床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停地乱晃,不知在想些什么。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