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剑后,反派剑主在线崩坏》九杳的小说免费阅读,尚可,小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穿剑后,反派剑主在线崩坏》九杳的小说免费阅读,尚可,小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穿剑后,反派剑主在线崩坏》九杳的小说免费阅读,尚可,小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佚名-著

10人在追
小说:穿剑后,反派剑主在线崩坏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九杳 简介:(重生黑化+高贵冷艳+人狠话少大反派首席VS…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6 18:06:46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穿剑后,反派剑主在线崩坏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九杳

简介:(重生黑化+高贵冷艳+人狠话少大反派首席VS意外穿越+沙雕话痨+求生欲极强神剑剑灵)  言光穿进了一本古早打脸逆袭修仙爽文中,穿成了书里那贯穿了全文主线的云渺仙宗镇宗之宝——神剑言光。  虽然‘统领’全文仅只凭了三句话,但神剑的剑主却是那未来反派云渺仙宗明日之星——首席寒渃。  而看过小说的言光却知道自己是把假剑,  且最新的剧情里,因言光是假剑而死的反派首席寒渃他竟然重生了……

角色:尚可,小黑

穿剑后,反派剑主在线崩坏

《穿剑后,反派剑主在线崩坏》第1章 穿成镇宗假剑免费阅读

言光看了本古早打脸逆袭的修仙爽文,在吐槽了文里的有把剑竟与她同名后,她穿了。

穿成了那把‘统领’全文的神剑,贯穿全文主线仅只凭了三句话:

【云渺仙宗有柄镇宗神剑言光,乃霆雳宗剑神后人梨光所铸,剑长七尺,凡至处所向披靡】

【云渺宗尊见弟子寒渃一举夺魁,大兴,遂赐神剑言光以资鼓励】

【寒师兄勿要诡辩,莫非你要说,宗尊当初奖赐给你的那柄言光,它就是把假剑?】

但戏份少倒还不是让言光最为担忧的地方,她最担忧的是——

这书最近更新的剧情里,隐藏暗示预警着。

那因言光是假剑而死的反派首席寒渃他竟然翻线重生了……

而以她对书中寒渃之掌握,他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很大几率会先来找她这柄欺世盗名的假剑复仇。

剑生之未来堪忧……

可也不妨碍她于当下苦中作乐,半是郁闷半是打发地吃起剑冢里别的神剑的大瓜,例如:

东北向一丈外的小红率先说起,它流落到云渺剑冢前的剑主。

那是非同一般的大能,竟是那青然仙宗第一峰尊的夫人;

而西南角九尺外小绿听了也跟着剑身一荡说好巧——

它的前任剑主还又刚巧就是这青然仙宗第一峰尊夫人的前任;

北面五尺六寸处的小蓝也按捺不住的站了出来,说它前任剑主也巧了,就是那青然仙宗的第一峰尊;

东南角小黑听了则直呼太有缘,它前任剑主也恰好,竟就是那青然仙宗第一峰尊的前任……

言光听了直呼妙极,“好家伙,这是把青然仙宗第一峰尊的情感关系都完完全全给捋了个遍”

不料热瓜一转眼就吃到了自家房门脚跟前,四面八方的不凡神剑们悉皆朝她投以关注:

“中间旮旯窝里那兄弟,你的前任剑主又是谁?”

言光望了眼热切散过来的剑光,终于按捺不住盈溢满怀的悲伤,故作兴然的强颜欢笑了两声,回:

“你们是在说我吗?”

从旁小白闻言便赞同肯定的‘点点头’。

众剑就见这中心旮旯窝里的破剑:

一副惆怅郁闷又有些忧心忡忡的嫌弃自己出身或许没他辈不凡的低落,长吁短叹道,

“我啊……”

“说出来也实在是怕你们不信……”

“我其实是这云渺仙宗的镇宗之宝——神剑言光的来着~”

众剑闻言皆惊骇:“……”

内心动荡不已,好家伙,看着‘衣衫褴褛、破破烂烂’的,原来竟然还是个身份不凡的。

瞧着众剑皆是一片无言,言光还以为它们是不相信她嘴里说出的大实话。

一时间也只好悠悠的扫了它们一眼,很是意味深长,高瞻远瞩的瞧着众剑高深莫测的补了句:

“你们都先别忙着吃惊啊……”

“我这儿都还没说完呢——”,众剑陆续回神,只以为她要说些什么曲折离奇的故事。

比如,成为仙宗镇宗之宝所要经历的磨难挫折。

却没想到……

那旮旯窝里破剑语气深幽,寒心销志的神秘道:

“实不相瞒……”

“我真真正正的主人,是那云渺仙宗首席寒渃仙长的来着~”

似是提起了甚悲伤抑郁的伤心事,声音都不自觉降了好几个度。

那股声仍盈满感伤,却故作平淡的与它们直叙:

“他应该很快就会来把我从这里给带出去!”

哪怕剑之来生恐不再有~

“……”众剑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内心之艳羡无以言表。

悉皆对她过去那传奇厚重的剑史充满好奇。

一时间柄柄剑剑心溢满钦佩,‘眸’露崇拜。

而潜行至剑冢中心的黑影闻言却蓦地身形滞了滞,沉冷的黑眸里清晰可见划过抹难以置信。

可其再一想先前之身死,倏忽间又是好一阵心如磐石:

有了剑灵又怎样…

还是无法掩饰她是一柄欺世盗名的绝世假剑!

更何况这剑灵竟然还敢于此处胡乱吹嘘,真是辱没了他云渺仙宗之名节。

眼下宗门秘境试炼还尚未开始,峰尊之死尚可避,搅祸之人尚可查。

但此至乱世假剑,它却难可再留于世!

想法既定,寒渃抬脚便踏入室中,满身的气势不作遮掩。

守门的小白当即便警醒有外敌入侵,剑张起,一横梭,气贯长虹。

闲聊的众剑也紧随之一致紧张。

剑起身浮于半空,蓄势待发,利尖向外。

霞姿月韵、朗月清风的墨色身影才顷现,旮旯窝里的言光当即就心如死灰。

完蛋了,她就说中了剧情那未来之走向的……

这大反派果然最先找的就是她!

也不等言光‘眼疾手快’刨个土坑把自己藏起来,那人便已一个甩袖,轻松摆平了空中众剑。

一步一步,徐徐缓缓,目标明确的径直便朝言光逆光而来。

那步步紧逼的黑色履尖,一步一步都是走在言光的心尖尖上。

终于在她快要剑身瘫软,哐当摔倒在地上时,那人便手脚利索一把就把剑把给她把住了。

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握柄拢束,轻向上一抬便提拎着言光转身就朝外走。

被挥散在地的众剑皆惊茫,一副‘我辈已无能为力’的姿态,痛惜的神情望着言光被带走。

然,其中一柄剑却猝的突然打破寂静,捉摸不定的游移道:

“各位剑兄,小剑有一话不知当不当说……”

其他剑应和:“你说!”

随即便闻,“我观那人霞姿月韵、朗月清风,身手不凡,想来许是那言光前辈口中之剑主——云渺仙宗之首席,寒渃”

“……”,众剑一时惊骇无言,随即又纷纷‘转向’剑室门口。

良久后皆一脸艳羡之慨叹:“果然是剑室里,不落凡俗之神剑矣……”

可为其辈所钦羡的神剑却极为悲伤,只觉自己未来剑生希望之渺茫。

继承了假剑言光记忆的言光,不出所料,很快就辨认出,这是去往宗门处理残剑的熔剑剑池的路线。

刚穿越过来还没活过第二句话的言光,禁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整个剑身不由自主的发颤。

可那人无情的脚步却无半分停滞,浅垂眸扫了眼突的就寒凉战栗的破剑一眼,遂竟反而的又突加快了步伐。

熔剑池的红光越发灼目的绚烂着言光,炽热的温度也熨暖起她寒凉彻骨的剑身。

言光只感觉自己看到了,

无常的催命铁索正无情的一寸寸在她的脖颈上收紧。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