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越成了霸道王爷的心尖宠》悲欢奈何的小说免费阅读,姚可儿,赵思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穿越成了霸道王爷的心尖宠》悲欢奈何的小说免费阅读,姚可儿,赵思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穿越成了霸道王爷的心尖宠》悲欢奈何的小说免费阅读,姚可儿,赵思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佚名-著

8人在追
小说:穿越成了霸道王爷的心尖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悲欢奈何 简介:现实生活三点一线的姚可儿不幸惨遭横祸“没…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9-06 12:02:21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穿越成了霸道王爷的心尖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悲欢奈何

简介:现实生活三点一线的姚可儿不幸惨遭横祸“没死”,怎么可能却不知已到了一个是非之地是福还是祸姚可儿表示“拼了”其实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位“穿越者”

角色:姚可儿,赵思思

穿越成了霸道王爷的心尖宠

《穿越成了霸道王爷的心尖宠》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云朝,当今宰相姚宗奇的府上,一处精致的院子里,床榻上躺了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面色惨白,如死人一般。

床榻边还跪着一位眼含泪水的小丫鬟,抽抽嗒嗒的小声喊着:“小姐,小姐。”

头痛欲裂,少女猛然从床上坐起,下意识地捂起头来,往事如跑马灯一般不断浮现,她本是西南政法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如今在法院任职,加班晚了些,回去的路上被一辆失控的跑车撞飞十几米远,理应是死透了才对。

接连浮现的,还有一段不属于她的回忆,十月二十九,被一只大手推入湖中,她努力的想回忆起那只手的主人,可记忆中只显现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小姐,小姐,你总算醒了,你感觉好些了吗?”小丫鬟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随手用袖口抹了把眼泪,慌忙从地上爬起,上前查看。

小姐?记忆如潮水般袭来,脑海中两个名字不断打转,“赵思思,姚可儿。”她喃喃自语道。

努力的睁开双眼,打量起四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镂空的窗子洒进一抹阳光,阳光照在置于台上的花瓶中,角落里立着一把古琴,旁边就是雕着精致图案的梳妆台,铜镜安静的立于台上,正中央有张桌子,上面盖着的桌布看起来就价值不菲。

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脑子里一团乱麻,心里疑问不停浮现:她是谁,她在哪?她不应该死了吗!

“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奴婢啊。”小丫鬟看她不停的深呼吸,以为是哪里不舒服,用手轻轻摇晃起她。

半晌,她才渐渐回过神,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名为姚可儿,而赵思思,是她前世的名字,眼前这个小丫鬟应该就是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白夏。

事发突然,她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沙哑道:“我没事,你先下去吧。”

白夏虽不放心,但还是依着吩咐行礼退下了。

她现在不知是该开心还是难过,自己如小说般的重生了,这个身体的主人,究竟发生了什么?记忆深处的那只手,到底是谁?

慢慢将碎片拼接,往日一幕幕接连浮现,她身处云朝,是史书上不曾记载过的朝代。

她虽为宰相府的嫡女,却有着不祥的标签,只因她出生那日她母亲就撒手人寰,后来苏小娘不知从哪请了个道士,说她是个天煞孤星,先克母后克父直至克死全家。

所谓破解之法,就是将出生不过两日的她丢到城外的庄子里,自生自灭,要不是祖母心软,让她身边的李嬷嬷跟着来照料,恐怕她早都没命了。

三日前她才回到圣都,就被莫名推入湖中,被救上来时,也仅剩一口气了。

本想着她都这副样子了,父亲总能来见她一面,一直挨到今天,仍没见到她那所谓的宰相父亲。

哀莫大于心死的姚可儿,绝望之下香消玉殒,而代替她的是来自二十一世纪心思缜密的—–赵思思。

“你不争、不抢、不夺、所以落了这么一个下场。”她自顾自道。

“我既不是你,我便会用我的活法活下去,但凡是我想要的,我都会不择手段的去争、去抢、去夺、连同你的尊严,我也会一并为你找回来。”她牵强的笑笑,眸子里少了份木讷,多了份冷冽。

姚可儿撑着僵硬的躯体,机械似的下了床,快步走出房间,刚打开卧房大门,就瞧见白夏坐在石阶上,抬头望着她,眼中还闪烁着泪花。

“别哭了,擦擦眼泪。”姚可儿走到白夏身边,伸手将她扶起来。

白夏吸了吸鼻子,哽咽道:“小姐,我们回庄子去吧,那里虽然苦一些,但好歹不会丢性命,你看你刚来两日,半条命都没有了…”

姚可儿望着她,一字一句重重说道:“我就在这,哪都不去。”

此话一出,白夏身子僵了一下,眼中的疑惑愈发浓郁,这还是以前的小姐吗?

还不等白夏回过神,一声尖锐的女声传来:“哟,乡巴佬,你居然醒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顺着声音的来源,身着淡绿色广袖流仙裙的女子映入眼帘,姚可儿回想着眼前的女子是谁,可想了半天,回应她的只有四个字,查无此人。

“你见到我们小姐怎么不行礼呢!果然是从乡下来的,真真是一点规矩也不懂!”一位丫鬟打扮的女子,不屑的看着姚可儿。

绿衣女子轻蔑一笑,嘲讽道:“秋月,咱们可不能像她似的没规矩。”

“是,小姐。”秋月用余光狠狠剜了姚可儿一眼。

姚可儿弯了弯嘴角笑笑,却未反驳一句,学了这么些年法律,脑袋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本能告诉她,在不确定来的人是何身份时,多观察观察,切勿轻举妄动。

绿衣女子见她一言不发,更嚣张了些,上前一步道:“怎么着,落了下水变痴哑了?”

姚可儿这才微张薄唇,回了句:“你身边的丫鬟叫秋月是吗?我本还想问问她是跟谁学的说话阴阳怪气的,但你一开口我便知,真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话里话外满是嘲讽之意。

绿衣女子愣了神,不敢相信这话竟是从姚可儿口中说出来的,她哪来的胆子?一个被姚府丢掉的货色,何时敢挺直腰板做人了!

绿衣女子气不过,扬起手就要打她,白夏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拉过,本能般的挡在她身前,生生替她挨了个巴掌。

“啪—-”随着巴掌声落下,绿衣女子更气了些,吼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替她?真把她当你主子了不成,我倒要看看,你今日能不能拦得住!来人啊!”

话音刚落,姚可儿直接将绿衣女子推翻在地,反向扣住她的手,旋转一个九十度,力道把握的刚刚好,只要稍加用力就会折断一般。

“啊—-贱人,贱人,你放开我!”惨叫声在空旷的小院中,显得格外刺耳。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