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种田 ›› 最新章节小说《农门团宠:满级大佬她要低调种田》 主角钱多乐,乐乐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农门团宠:满级大佬她要低调种田》 主角钱多乐,乐乐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农门团宠:满级大佬她要低调种田》 主角钱多乐,乐乐全文免费阅读佚名-著

37人在追
小说:农门团宠:满级大佬她要低调种田 小说:种田 作者:陌上玉尘 简介:作为组织一号,生而只为手刃仇人。一场大…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8 23:05:54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农门团宠:满级大佬她要低调种田

小说:种田

作者:陌上玉尘

简介:作为组织一号,生而只为手刃仇人。一场大火,却让她穿越到了古代农村。一贫如洗又如何,爹妈宠,弟弟妹妹乖,系统傍身,带着全家老小一起快乐种田,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可那个野男人怎么回事?想成为她腿上的挂件,还想让她生崽崽?

角色:钱多乐,乐乐

农门团宠:满级大佬她要低调种田

《农门团宠:满级大佬她要低调种田》第1章 大火免费阅读

“热,好热!”

钱多乐只觉得自己被架在火炉上,整个人都要被烤熟了。

不对……

她昨天明明跟大伯一家同归于尽了,怎么可能还知道热?

难道她没死?

想到这里,钱多乐猛地睁开眼睛,来不及打量身处何方,暗咒了句,迅速的从床上跳起。

MMD,这是火还没烧完,她没死成,没死透?

只是晕了过去?

不对,她望了一眼四周,这不是大伯家半山腰的别墅里,但里面的每一件摆件她都熟悉得不行。

现在入目所到之处,全是滚烫烫刺眼的火光,再不想办法出去,她可能真的要死在这片火海里了。

可这么大的火,要是就这么冲出去,不死也得残,钱多乐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忍破相,这辈子她唯一在乎的就是她的相貌。

视线又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心里一片绝望,没水!

一滴也没有,四处除了熊熊大火,便是已经烧黑的地方。

突然,她目光定在房间角落里的木桶里,用力吸了吸鼻子,如果没闻错,那肯定是这家人用来装夜香的家伙。

好家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用这个?

钱多乐用力吐了几口浊气,士可杀不可辱,她钱多乐好歹是堂堂黑暗组织一号,怎么可以用如此狼狈的方式逃生。

这样倒不如死了算了,反正爸妈哥哥的大仇她已经报了,她活着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了,这个念头才闪过,突然“轰”一声,房顶掉下来一根带着熊熊烈火的木头。

房子外面也在这时,传来惊恐的尖叫声。

“天哪,房子要塌了,这人怕是全死光了吧。”

“这倒霉催的,老钱家的人来了没?还不赶紧进去救人。”

“这么大的火要怎么救?进去还不是去送死。”

外面的人,你一言我一语,钱多乐听着脸上没多大的反应,她早就体会到世态炎凉的感觉,这些话对她来说,引不起她心里一丁点的浪花。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钱多乐透过火海往外面瞧去,只见闪烁的视线里,一个小男孩,大概只有五岁左右,哭着挣扎着要往火海里跑。

“哇,娘,娘,大姐……你们放开我,让我进去,我要娘,要爹爹,要大姐,要妹妹……”

钱多乐冷静的脸终于有了点反应,她能出现在这里,肯定是被这家人给救了带回来的,现在这家人有困难,她真的要袖手旁观吗?

听小男孩子的声音,似乎这房子里还有不少人,都是他的家人。

钱多乐再次利索的躲开从半空落下的重物,紧皱着眉心,看着男孩似乎像是看到小时候的自己。

那时候自己也是这样,同样一场大火,把她的家人全都烧没了,当时爸妈,大哥拼尽全力护着她,才让她保住了一口气,逃过一劫。

可就算逃过一劫,也没能躲得过世态的炎凉,亲情?那是不存在的,在爸妈死后没一年,大伯一家就把家里所有财产都贪了,因为害怕她长大后会跟他们抢,竟然还想把她卖了,当时她因为跟堂妹玩游戏躲在柜子里,正好听到他们商量着怎么卖了她。

同时还听到一个令她震惊浑身发冷的消息,原来家里失火不是意外,而是大伯一家的阴谋。

呵呵!

钱多乐嘴角勾起,还好,加入组织后,她回来亲自把凶手全都送下陪爸妈了。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弱弱的呼叫声,不仔细听完全听不出来。

“乐乐……娘的乐乐……”

这声音……

钱多乐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是深埋在她记忆里,每每到深夜都会回忆无数遍,令她刻骨铭心的声音。

“妈……”一道轻到似乎没有的声音从她嘴里轻喃出来。

钱多乐嘴角发颤,只觉得这一刻浑身血液在倒退,她利索的躲开火,来到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地上躺着一个女人,那女人身穿一身满是补丁的古装。

她唤作李香寒,眼睛紧闭着,那声多多,似乎是她下意识中喊出来的,“多多,快走,快逃。”

“妈……”钱多乐颤抖着手,碰也不敢碰地上的人,就怕这只是一场梦,这女人好像,不,不是好像,是长得跟记忆里的妈妈一模一样。

“妈,妈你快醒醒!”哪怕这只是梦,钱多乐也不想亲眼看着妈妈死在她面前,以前她小,不懂得保护家人,现在她长大了,有本事了,一定要保护好妈妈。

就在这时,屋顶上再次传来声响,她抬头看了眼,吓得马上抱起地上的人往旁边闪了过去。

就在她闪躲过去的那一秒,一根满是火的房梁狠狠砸在她们刚刚呆的地方。

再这么下去,肯定不行,她得想办法带着妈妈离开这里,视线再次扫过角落的那个木桶,用力吐了口气,再睁开眼,眼里满是坚定。

为了妈妈,别说用尿淋被子套在头上逃出去,就是让喝吃下去也愿意。

她把妈妈放在暂时还没烧到的地方,再次放开呼吸,用力吸了几口气,差点被烟呛得晕过去,眼泪也是直流。

她不带犹豫的,直接把那桶夜香倒在被子上,重新抱起地上的女人,钱多乐把那张被子套在头顶上,几乎是拼尽了所有的力量,风驰电掣地跑了出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外面的人好像不敢相信,里面竟然还有人活着逃出来,都傻了般站在原地。

只有那个被人抱着,挣扎不开的男孩子惊喜的张大双眼,飞快的往这边跑来。

“哇……是娘跟姐姐出来了,呜呜呜……娘……大姐……”钱多思扑到钱多乐身上,死死抱住她的腿。

钱多乐差点一脚把人踢飞了出去,不过,这破孩子冲着她喊姐跟娘,甚至都来不及想怎么回事,她本能的把腿放下,任由他扑在她身上。

“别哭了,快去找大夫来。”

“大夫……大夫,大夫呢?”钱多思擦着眼泪,整个人都无法思考,跟着钱多乐念着。

“乐乐,怎么只有你跟你娘出来了?你爹跟你妹妹呢?”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