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历史《三国洛阳杂货店系统》 主角欧阳旭,孙坚 全文免费阅读
历史《三国洛阳杂货店系统》 主角欧阳旭,孙坚 全文免费阅读

历史《三国洛阳杂货店系统》 主角欧阳旭,孙坚 全文免费阅读佚名-著

1人在追
小说:三国洛阳杂货店系统 小说:历史 作者:一口凉 简介:传国玉玺里面有一系统,专门教人开杂货店。杂货店里面什…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1 06:02:04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三国洛阳杂货店系统

小说:历史

作者:一口凉

简介:传国玉玺里面有一系统,专门教人开杂货店。杂货店里面什么都有的卖,就看怎么进货。欧阳旭来到三国,扎根废墟洛阳,拥有系统,开起一个杂货店。本来很绝望生于乱世,却有貂蝉常伴左右,足矣。奈何金子哪里都是发亮点,就是身处废墟洛阳城,也是黑炭里面闪耀的存在。前期要猥琐发育,别浪。升到4级就是无敌啦。……

角色:欧阳旭,孙坚

三国洛阳杂货店系统

《三国洛阳杂货店系统》第01章 玉玺的缺角免费阅读

黑暗的小巷,五六个大汉刚刚走出去。

如麻花般趴在地上一少年,是欧阳旭。

欧阳旭的身体已经麻木了。

刚刚被人整个洗礼一下,全身都是舒畅的痛楚,淋漓尽致,致之极而麻木。

巷子外,车水马龙,仿佛所有的人都知道这里刚刚群殴完,没有人进来。

欧阳旭艰难的站起来,谁知道还是两次摔倒,摔倒下去,嘴巴刚刚想惊叫,却被一个石头给堵了。

地上刚好一个小石头,刚好欧阳旭面朝下摔,吃了个狗屎。

欧阳旭暗骂晦气,刚刚想吐出这个小石头,却不想,这个小石头自己给滑进了肚子。

“晦气!!”欧阳旭有苦难言,干呕几声,却没有吐出石头来。

这进了肚子的石头需要取出,又得去医院,又是一笔钱。

前些日子为了父母的医药费已经倾家荡产,更是借了80万外债,尚未尝还。虽然父母最后依然未能留下,去世了,可是自己现在依然如过街老鼠,刚刚还被债主群殴,这上哪里去拿钱进医院?

自己无悔,却不愿意浪费钱在自己身上。

先看看吧,也许小石头能从菊花而出呢?

突然,欧阳旭全身一麻,仿佛电击。

“宿主吞下玉玺缺角,玉玺杂货店系统绑定成功!是否前往玉玺主体所在?”

大脑中机械的女声,无情却柔和。

然后仿佛眼前虚拟出一幅图:四周漆黑,头顶一个光亮而已。

欧阳旭大喜,无论如何,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是!是!是!!!前往!前行!”欧阳旭的吼叫。

然后整个人便是如电灯泡突然灭的灯,消失了。

“扑通——”一声,欧阳旭落入水中。

欧阳旭惊魂不已。

终于定神后,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黑暗的井中,井口上方光亮,井口下黑暗。怪不得自己前面看到四周漆黑,头顶光亮,原来是自己的落脚点。

自己落入的井口处,水冷。可是却有一软物。

欧阳旭感觉到这是一个人形。

莫非砸死人了?

大惊失色,想跳进来,水中扑腾几下,没有借力点。

等眼睛适应了这黑暗的环境后,才依稀看清自己竟然落到了一个女尸身上!

这女尸整个脸已经泛白,穿着古代宫廷衣服,脖子上带着一个古代人的背包,就是一张布包着东西。

欧阳旭惊魂不已,跳下水去,吓得紧紧靠在井边上,瞪大双眼,一动不动看着女尸,仿佛真的会变成女鬼索命般。

“寻找到主体玉玺,是否与玉玺主体结合升级?”

玉玺杂货店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看到这女尸身前的背包闪烁出光芒。

欧阳旭打开这个背包,里面是一个朱红的匣子,打开一看,系统飘出大字:

“秦始皇玉玺:方圆四寸,上镌五龙交纽;傍缺一角,以黄金镶之;上有篆文八字云:“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系统本体,缺角为引,穿越时空,开杂货店专用。”

欧阳旭脸色一黑,井口、女尸、背包、匣子、玉玺,这个情节,很熟悉啊:“莫非三国时期的那个玉玺?”

系统:“宿主目前确实处于异时空,这异时空目前正处于三国时期。如今宿主身处洛阳,洛阳目前已经被董卓抛弃,董卓火烧洛阳。洛阳城已经落入废墟。宿主需要在洛阳城中,建立起一个杂货店,任务时间:十二小时。任务奖励十万包方便面。失败,收回系统,宿主自主生存。”

十万包方便面?系统脑子秀逗了啊!杂货店虽然提供方便面,但是这十万包也太多了啊!

什么叫自主生存?意思就是管带到三国不管你活不活得成了?

欧阳旭看着眼前的任务栏,发呆,一个废墟里面开个杂货店?卖个鬼东西啊!

如果所料不错,那么一会儿孙坚的士兵就要发现这个井口,然后找到玉玺,然后找到自己。

欧阳旭突然心惊肉跳:找到自己,找到玉玺,一女尸,孙坚绝对把自己当成窃取玉玺的囯贼的啊!这不是直接要命的么?

“系统出现,我不要在三国!我要回去!”

“抱歉,宿主主世界已经孤单一人,不建议回去。”

系统的无情声音。

好吧,父母病逝,亲人全无,单身狗不是人,没人权。

井口上,突然喧哗声音:“殿南有一井口,发出五色光,必然有宝物!”

一个雄厚的声音响起:“下井打捞上来!”

欧阳旭记住这个声音了,必然是孙坚了。

欧阳旭知道情况紧急,立马回应系统:“结合升级!”

系统主体玉玺突然霞光大闪,更是夺目惊人,直接把欧阳旭的眼睛闪得睁不开了。

井口上,孙坚大惊呼叫:“如此亮光,必然重宝,速度下井!”

欧阳旭无语,这坑人的系统!就不能低调升级?!

主体玉玺闪光之后,变作一道光,没入了欧阳旭体内。

霞光闭毕,黑暗无边。

欧阳旭感觉自己体内的玉玺与自己在现代吞下的小石头完美结合,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玉玺,像是一个婴儿般,在自己脑海中悬浮,闪动着五光十色。

这是金婴内丹之流么?要成仙啊!欧阳旭瞎几巴乱想着。

“玉玺完整,系统升级时间:十二小时。升级期间,宿主自重。”

欧阳旭无语问苍天:十二小时?系统,你这么坑,是要自己在这个三国死去,好找下个宿主吗?

井口上这时候响起士兵的声音:“大人,霞光消散了!”

然后井口上火把闪现,亮光下来:“大人,有人在井口内!”

欧阳旭只能任人摆布,正在细想对策,如何混蒙过关,才能免除杀头。

与女尸一块,被人拉上了井口。

欧阳旭这才看到,夜色黑暗,但是士兵的火把却照亮天空。

四周都是烟火迷散,残火灰灰,东墙西倒,木梁柱倒,一片残破的废墟。

建章殿的牌子也是掉落在地上,原来此处是一个宫殿,这宫殿已经破损,但是主体还在,还能勉强住人。所以孙坚救灭宫中余火,屯兵城内,设帐于建章殿基上。

“你是何人?奇装异服,刚刚光彩,是何宝贝?莫非你是偷盗宫中宝物不成?”孙坚大喝一声。

欧阳旭低头,尽量卑微,说道:“大人,我是洛阳居民,董卓无道,四处杀伤我等。我便四处逃窜,被追杀实在无法逃脱,看到井口,便跳下去。我也非钢筋铁骨,狼狈不堪。看到声响,我才点燃些火,引大人救我。”

欧阳旭虽然低头,说完自己处心积虑的不三不四的古文,可是心头却是想着:自己现在把玉玺给弄没有了,还间接之际,救了孙坚一命不是。孙坚得玉玺之后,万箭穿心而死,现在没有了玉玺,也不知道这三国发展方向变是不变?

孙坚看着这一身伤与薄衣单身的欧阳旭,又死了妻子,又是大汉子民,也不追究什么,直接让欧阳旭离开了。

欧阳旭心头才松下来,然后正想离开,孙坚却突然再次大喝:“慢着!”

两个士兵及时抽刀,拦了去路。

欧阳旭大惊,急忙看着孙坚,孙坚看着女尸,冷冷声道:“此女为宫女!身上朱红匣子,必然有宫中之物。小子,你是否收藏了宫中之物?速速拿出来,我放你离去。”

欧阳旭急忙摆手摇头:“没有,没有啊,我真没有啊。这里面的东西我没有看到。我跳下井口的时候就是这样了。这女尸就是这样了,将军,你不信你搜我的身,真没有!”

孙坚对着士兵下令:“搜身!”

两士兵上前,对欧阳旭搜身,只搜身出了一个碎了屏幕泡了水的残破手机来。这手机也就是一个几百块的低端功能机,债主都不屑一顾的存在。现在碎屏、泡水,开不了机。

孙坚看着这个玉质般物,背为白色,不知名的符号,正面好似黑色琉璃,碎片无数,对欧阳旭问道:“这是何物?”

欧阳旭急忙说道:“这是手机。”

孙坚疑惑:“手鸡?能吃?”

欧阳旭急忙摇头:“不能。这是一个没有用的东西。”

孙坚随手丢弃,说道:“你走吧。”

“谢将军!”欧阳旭终于松口气,手机也不捡了,手机号码卡回头再办就是了。

孙坚对一手下示意:“尾随几日。”

那士兵应声跟随而去。孙坚总觉得这个少年很是奇怪,不如放长线看看有没有大鱼。

欧阳旭劫后余生,擦掉额头冷汗和井水,走出建章殿,来到大街。

大街已经不再是大街了。

楼房倒塌,废墟黑烟,尸体无数,妇女儿童,老人小孩,残肢剩骸,乱散一地,惨不忍睹。

“呕——”欧阳旭受不住,直接吐了。

人间惨,何人见?

果然战争永远是最残酷的。

欧阳旭穿的是夏衣,单薄,董卓火烧洛阳是190年三四月左右,还是寒春时节。

刚刚生死之际,没有感觉冷意,现在呕吐着,寒冷着,心更是害怕着。

“十二小时!这系统要我在这里面生存十二小时?坑,坑啊!”欧阳旭无力吐槽。

呕吐到无力,才适应了这残酷的现实。

扒了一些死人的衣服,穿上去寒。

吃的就是很难找到了。

住的随意找到一个民房,还算完整,四个墙壁至少可以挡风一下。

这民房是一个厨房,院子里面有两具尸体,一男一女,都是苦命人。想到自己要在这里住一晚上,还是找来了铁锹,挖了坑,埋了尸体。

找来些木板,铺到地上,再找来一些没有被烧尽的干草,铺在木板上,就躺上去。

这时候,和平的现代是如此美好!

即使是欠债80万的现实,也比这个世界要好。那些债主也是可爱的存在。

身上的痛处竟然已经完好,也不知道是不是系统治愈的。

“咕噜——咕噜——”

肚子饿饿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如此响亮。

欧阳旭本能想抱住肚子,扛过12小时。毕竟外面的危险,他都不敢出去。

可是,突然——

欧阳旭惊恐跳起来!

因为他听到了,这个肚子饥饿的呼唤声不是他的肚子的!

是来自那个灶台!

这是一个贫民的厨房,因为单独存在院子里面,所以大火没有烧过来。

可是,现在可以确定,灶台里面有人!

欧阳旭急忙拐起旁边的木棍,大喝:“谁在里面?出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呜呜——”

一个哭腔、柔弱无助、带着嘶哑却依然悦耳的少女声音。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