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赘婿 ›› 赘婿《重生:最强蛊王赘婿》 主角李玄冰,蛊王诀 全文免费阅读
赘婿《重生:最强蛊王赘婿》 主角李玄冰,蛊王诀 全文免费阅读

赘婿《重生:最强蛊王赘婿》 主角李玄冰,蛊王诀 全文免费阅读佚名-著

40人在追
小说:重生:最强蛊王赘婿 小说:赘婿 作者:蝶栩春秋 简介:蛊王李玄冰,被爱徒所害,借尸还魂,重生当代,成为豪…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0 22:40:52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重生:最强蛊王赘婿

小说:赘婿

作者:蝶栩春秋

简介:蛊王李玄冰,被爱徒所害,借尸还魂,重生当代,成为豪门赘婿。并以上古绝学蛊王诀,再次纵横天下。当李玄冰苏醒的那一刻,他暗自发誓:“既然上天给了我这次机会,我发誓,一定要重回仙魔界,手刃逆徒,夺回我的蛊王宗。”“这位与我同名同姓的李兄弟,在我飞升仙魔界之前,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家人、你的妻子,绝不会让他们再受人欺辱。你之前所受的那些窝囊气,我也会替你一一解决掉。”

角色:李玄冰,蛊王诀

重生:最强蛊王赘婿

《重生:最强蛊王赘婿》第0001章 成为赘婿免费阅读

寒冷的夜。

暗沉的山洞。

李玄冰坐在潮湿的地上,抹了抹嘴角的血渍。

他用苍老的手,抖了抖手里的旱烟杆,没有再抽,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他的样子,看上去更加的苍老了。

“老烟鬼,你这最后一口烟也抽了,赶紧交出《蛊王诀》。老子看在这三千年的师徒情分上,或许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打扮道貌岸然,眼中透露出贪婪和无耻的凶光。

这个男子是蛊王李玄冰的大徒弟,那个曾经对李玄冰马首是瞻、无比恭敬的大徒弟。

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在他的师父以一己之力,重创魔尊,避免天下生灵涂炭而身负重伤,闭关疗伤之时,以强力的掌法,偷袭了他的师父。

这落井下石的一掌,让李玄冰知道,自己将命不久矣。

李玄冰这时才知道,他最器重的大徒弟,要抢了自己的《蛊王诀》,夺了这蛊王宗的宗主之位。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李玄冰叹息了一声,左手一翻,从乾坤纳戒中幻化出一本金灿灿的古书。

这书,正是上古七大奇书之一的《蛊王诀》。

中年人看到李玄冰手中的《蛊王诀》后,眼中的贪婪之色更加的浓郁。

“想要《蛊王诀》啊,自己来拿吧!”李玄冰用沧桑的声音,有气无力的说道。

中年人一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声轻笑,冷冷的说道:

“老烟鬼,老子知道你是个老滑头。别耍花样,快把《蛊王诀》扔过来!”

李玄冰咳嗽了一下,低声说道:

“为师的经脉,已经在与魔尊一战中损毁了九成。如今伤势未愈,又受了你一掌,实在是没有力气将这《蛊王诀》扔过来了。你想要,就自己来拿吧!”

李玄冰说完,再一翻手,金灿灿的《蛊王诀》就掉到了地上。

中年人眼看心心念念的奇书近在眼前,终于鼓起了勇气,缓步走了过去。

就在中年人警惕的看着李玄冰,正打算弯腰捡起地上的《蛊王诀》时,李玄冰用沙哑而苍老的声音发出了一个字:

“起!”

一瞬间,那金灿灿的《蛊王诀》噗的窜上半空,飞速翻动,发出噗噗噗噗的翻书之声。

中年人的修为不弱,也十分忌惮李玄冰的神通。

看到这一幕,立刻施展瞬身步伐,退到了洞外。

李玄冰微微抬头,打量着那悬在半空,金光闪闪的《蛊王诀》,低沉的说道:

“我李玄冰一生纵横天下,杀人无数,也救人无数,仙魔两界皆尊称我一声蛊王。”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啊!”

“可是奇书啊奇书,这成也是你,败也是你。我那不孝的徒弟,今日居然为了你,要杀我。”

李玄冰说到这里,已经老泪纵横。

他继续喃喃道:“你可知道,我这一生放荡不羁,膝下无儿无女,早已将他看做亲生儿子一般。”

“只是我看走了眼,看走了眼啊!”

站在山洞外的中年人,一直冷冷的看着李玄冰,一言不发。

被最亲的人背叛,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痛。

李玄冰看向中年人,沉声说道:

“徒儿啊,《蛊王诀》是戾气最重的奇书,你心术不正,是不可能驾驭它的。为师不能将此书传给你,更不能将蛊王宗传给你。”

李玄冰说完,右手用力,捏碎了右手拇指上的蛊王扳指,然后轻喝一声:

“裂!”

噗的一声,那金灿灿的《蛊王诀》瞬间崩裂,化作万千金色纸片。

中年人一看,大惊失色,撕心裂肺的吼道:“老烟鬼,你死也不给我吗?死也不给我吗……”

李玄冰闭上了双眼,任凭无数的金色纸片落到自己的身上。

书毁人亡,心死人灭。

……

呜……

一架湾流G550私人公务飞机冒着黑烟,一头扎进了广阔的太平洋中。

整个机体瞬间解体,飞机上的两名驾驶员和两名空姐,在惊呼中去了天国。

而唯一的一位乘客,却是侥幸活了下来。

或许不应该用侥幸二字。

活下来的这个人,名叫李玄冰,是神鼎集团陈家的一位上门女婿。

李玄冰在五个小时前,坐着神鼎集团的私人飞机,前往M国,亲自邀请一位脑科专家,治疗自己妻子的脑部疾病。

可是在路途中,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李玄冰在听到一声爆炸后,就感觉飞机急速的下坠。

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他知道,那声爆炸,肯定是人为的。

他知道,这场飞机事故,肯定是有预谋的。

他还知道,要杀他的人,肯定是陈家的人。

飞机坠入了汪洋大海,李玄冰在巨大的冲击下,骨骼、内脏尽碎,死得透透彻彻。

可是就在李玄冰的尸骸被海水包裹的时候,他猛的睁开了双眼。

蛊王李玄冰苏醒了。

“水里?不,有咸味,是在海里?我没有死?哎哟,好疼……”

李玄冰感觉呼吸困难,而且全身剧痛难忍。

剧痛,以及求生的本能,让李玄冰的大脑越来越清醒。

他立刻运转蛊王诀,可是却发现体内没有半点灵气。

体内没有灵气,就算拥有蛊王诀,也无法让他在海底呼吸,迟早溺水而亡。

不过这并没有难倒李玄冰。

他继续运转蛊王诀,利用这副残破的身躯,开始吸收大海的灵气。

大海的灵气虽然很稀薄,但是也足以让李玄冰维持水下呼吸和治愈身体。

不过刚刚苏醒的蛊王李玄冰,在还没有恢复灵气的情况下,为了活命,强行催动蛊王诀,导致他异常的疲劳。

那种吸收灵气的舒适感,让李玄冰在片刻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头巨大的抹香鲸感知到了李玄冰的气息,缓缓的靠近了李玄冰。

抹香鲸可是海洋中最大的猎手,就连身长十米的巨枪乌贼,也只是它的盘中餐而已。

难道这头抹香鲸要吞掉毫无反应的李玄冰?

然而结果却恰恰相反。

抹香鲸缓缓的托住李玄冰,将他带往了大海的远方。

五天过后,几个渔民在位于夏威夷的莫洛凯岛的海边,发现了昏迷的李玄冰。

渔民们手忙脚乱的将一直昏迷的李玄冰抬到了家里,并请来了当地唯一的医生。

医生检查后,发现李玄冰的身体状况十分的稳定,并没有发现溺水的情况。

在医生看来,李玄冰更像是陷入了深度的睡眠。

岛上的医疗条件很差,医生也无法对李玄冰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

渔民们只能向上帝祈祷。

一天后的深夜,李玄冰醒了过来。

此时,蛊王李玄冰和赘婿李玄冰的记忆已经完全的重合。

李玄冰从简陋的木床上坐起来,伸展了一下四肢,显然身体的伤痛已经被大海的灵气修复。

推开房门,听着海浪声,踩着酥软的海沙,来到海边。

看着天上那明晃晃的月亮,李玄冰想到了自己的妻子。

这份记忆,显然是来自赘婿李玄冰的。

这份记忆,使得蛊王李玄冰有些措手不及。

可是这份记忆,却让李玄冰的脸上露出一份温存。

不过片刻后,李玄冰又想到重病的妻子,又想到背叛了自己的爱徒,又想到了有人要利用空难谋杀自己,就感觉脑袋一阵发胀、疼痛。

一屁股坐到沙滩上,李玄冰皱着眉头,咬着牙,任凭两世人的记忆穿插交融。

片刻后,李玄冰叹了口气,寻思:

“没想到我蛊王李玄冰的元神,居然穿越时空,借尸还魂了。”

“既然上天给了我这次机会,我发誓,一定要重回仙魔界,手刃逆徒,夺回我的蛊王宗。”

“这位与我同名同姓的李兄弟,也是位重情重义之人啊!”

“放心吧,李兄弟,我既然借了你的身体还魂,就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情。”

“在我飞升仙魔界之前,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妻子、你的家人,绝不会让他们再受人欺辱。你之前所受的那些窝囊气,我也会替你一一解决掉。”

李玄冰想到这里,眼神变得极为的坚毅。

他缓缓的站起身子,看着苍茫的大海,沉声说道:“我李玄冰,又回来了。”

之后,在渔民的热心帮助下,李玄冰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七月的汇海市,显得格外的热。

李玄冰怀揣着沉重的心情,向家里走去。

李玄冰现在的家,在汇海市最顶级的别墅区,一品豪庭。

这里说是李玄冰的家,其实只能算作是他岳父岳母的家。

三年前,李玄冰和她的妻子陈雅珊,并没有住在这里。

而是住在内地的一个三线城市里,过着平凡的生活。

直到陈雅珊病重,李玄冰才被迫无奈,将陈雅珊送到了医疗条件更好的汇海市,并入住到岳父岳母的家中。

陈雅珊,是神鼎集团总裁陈振鼎的大女儿,绝对的富二代、白富美。

大二那年,陈雅珊认识了同校的李玄冰,两人很快就发展成了恋人。

可是陈振鼎却极力的反对二人交往。

原因嘛,就是瞧不起李玄冰的家世。

毕竟一个来自小城市的农村娃,怎么可能配得上世界百强企业家的女儿?

用陈振鼎的话,那就是山鸡怎么可能配得上凤凰?

可倔强的陈雅珊,却是不顾一切的要跟着李玄冰。

她对父亲说:“爸爸,我和玄冰是真爱。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分开我们,包括你。”

毕业后,陈雅珊宁愿和家族断绝关系,也毅然决然的跟着李玄冰,去了内地的小城市生活。

那座小城市,就是李玄冰的家乡。

大学里成绩优异的李玄冰,在家乡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国企工作。

这份工作虽然体面,但是一个月的收入也就不到五千块。

此时的李玄冰,可谓是没钱没车没房。

但是陈雅珊却是认定了李玄冰。

于是拿出自己的积蓄,在这个小城市里买了一套电梯房。

并在房产证上,主动写下了自己和李玄冰的名字。

李玄冰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在购房的那天,李玄冰抱着陈雅珊说道:“雅珊,我李玄冰发誓,一定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陈雅珊搂着李玄冰的脖子,流着眼泪说道:“玄冰,我知道我不会选错人。”

李玄冰看着陈雅珊脸上的两行清泪,知道她的这两行泪,是多么多么的苦涩。

不久后,二人回到李玄冰的老家,在镇子上最好的酒楼,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

婚后不久,陈雅珊也凭借出众的外貌和名牌大学的资历,进入了当地的一家矿业大公司工作。

五险一金和每月一万二的薪资,让陈雅珊很是满足。

二人的生活,过得甜蜜而充实。

然而一年后,不幸却降临在了陈雅珊的头上。

一次公司的例行体检,陈雅珊被检查出颅脑肿瘤,而且已经进入了晚期。

这个病,彻底的击垮了陈雅珊,也击垮了这个本就不太富裕的小家。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雅珊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最后进入了类似植物人的状态。

不过李玄冰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妻,他卖掉了房子,凑了一百五十万为妻子治病。

可是大半年过去,钱花光了,妻子的病依旧没有好转。

就连医生都劝李玄冰放弃。

李玄冰坐在病床边,红着双眼,看着妻子憔悴的脸,坐了整整一夜。

这一夜,李玄冰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要将妻子带到汇海市,向妻子的父亲求助。

虽然李玄冰知道,陈雅珊是跟陈振鼎断绝了父女关系后,才跟着自己走的。

但是陈雅珊毕竟是陈振鼎的亲生女儿,陈振鼎肯定不会见死不救。

做出决定后,李玄冰就带着弥留的陈雅珊,来到了汇海市,来到了岳父陈振鼎的家中。

陈振鼎看着已经不成人样的女儿,也是心中一颤,差点没有站稳。

他愤怒的冲上前,狠狠的扇了李玄冰三个耳光。

李玄冰含着血,低声说道:“爸,救救雅珊吧!”

说完,李玄冰跪在地上,咚咚咚的给陈振鼎磕起头来,连额头都磕出了血。

陈振鼎没有理会李玄冰,而是立刻联系了汇海市最好的脑科医院,为女儿做了手术。

只是陈雅珊的脑肿瘤太严重,陈振鼎就算花再多的钱,也无法将女儿彻底治愈。

只能以每天数万元的价格,用各种仪器吊着女儿的命。

这一吊,就是三年。

李玄冰也辞去了工作,天天照顾着陈雅珊。

起先,李玄冰为了省钱,天天就住在医院。

陈母心善,见自己的这个女婿,不怕脏不怕累的照顾自己的女儿,动了恻隐之心。

就找了个机会,吹了吹枕边风,让陈振鼎允许李玄冰到家里居住。

陈振鼎默认了。

从那之后,三年里,李玄冰两点一线的穿梭在医院和陈家别墅之间,受尽了陈家人的白眼和数落。

可是就算再大的屈辱,李玄冰对陈雅珊依旧不离不弃。

三年后,李玄冰在今日头条上,看到M国的一位医学教授,研究出了享誉全球的脑瘤医疗技术。

于是恳求岳父邀请这位医学教授为陈雅珊治病。

陈振鼎答应了,并出巨资邀请了那位医学教授。

可是就在李玄冰乘坐陈家的私人飞机,前往M国接那位医学教授的时候,空难发生了。

临死前,李玄冰断定这场空难,是人为的。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是不希望陈雅珊的病被治好的。

那就是陈雅珊的妹妹,陈振鼎的二女儿,陈雅唯。

原因嘛,李玄冰隐约感觉到,或许是因为家产吧。

……

叮咚……叮咚……

清脆的门铃声响起。

一个身穿纯白棉质短袖的中年女佣,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女佣看到门外站着的是李玄冰,顿时吃了一惊,然后立刻转身大喊道:“夫人,是姑爷回来了,是姑爷回来了。”

李玄冰随后就听到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岳母宋玉婕身穿一身花色旗袍,出现在了李玄冰的眼前。

“哎呀,是……是玄冰啊,你没有死啊!太好了太好了,赶紧进来,赶紧进来。”

宋玉婕连忙招呼着李玄冰。

只是这时,从宋玉婕的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真是好人命不长,祸害活千年啊。空难都死不了,我们陈家的大姑爷,还真是不得了啊!”

说话的,正是那个在李玄冰看来,心术不正的陈雅唯。

就凭她那漂染的一头七彩短发,李玄冰就看不惯。

加上她那阴阳怪气的声音,李玄冰更加觉得,这场空难,与陈雅唯有关。

李玄冰没有理会陈雅唯的阴阳怪气,而是走进别墅内,急切的对岳母问道:

“妈,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爸有没有重新安排人去M国接教授?”

岳母宋玉婕点头道:“你爸得知你遇难后,就立刻安排公司的心腹去了M国,将教授接到了国内。”

她说完又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可惜啊,那教授也无能为力,还对你爸说,雅珊可能活不过一个月了。”

说完,宋玉婕就忍不住掩面哭泣起来。

女佣连忙扶住宋玉婕,劝说道:“夫人,不要太伤心,小心伤了身子骨。”

身后的陈雅唯哼了一声,瞥了一眼李玄冰,没好气的说道:

“李玄冰,你就是一个扫把星。没有你,我姐也不会病的那么重,我妈也不会哭得这么伤心,我爸更不会跟我姐闹得断绝关系。”

李玄冰没有说话,面色阴沉。

宋玉婕抹了抹眼泪说道:“雅唯,你不要这么说你姐夫。”

泼辣的陈雅唯不依不饶大声说道:

“妈,你怎么还帮这个扫把星说话啊?姐的这种病,我看就是因为住进了扫把星装修的房子,身子骨被那些劣质的装修材料污染后才生病的。这个扫把星,就是害死姐的罪魁祸首!”

宋玉婕一听这话,皱了皱眉头,看向了李玄冰。

因为宋玉婕也在网上看到过,现在很多癌症肿瘤,都与劣质的装修有关。

李玄冰淡淡的扫了二人一眼,语气不疾不徐的说道:

“你们不用担心,我李玄冰一定会救活我的妻子,我以我的命做担保。”

——

作者有话说:

五一快乐!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