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最新章节小说《寒魔》 主角苏怡,月渊尘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寒魔》 主角苏怡,月渊尘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寒魔》 主角苏怡,月渊尘全文免费阅读佚名-著

2人在追
小说:寒魔 小说:玄幻 作者:月初云一 简介:二十年前一个来自极寒之地的女巫,怀揣着一种名叫“神脑癌”的远古病…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10 15:03:13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寒魔

小说:玄幻

作者:月初云一

简介:二十年前一个来自极寒之地的女巫,怀揣着一种名叫“神脑癌”的远古病毒,降临在这片大地上,她的出现,带来了死亡,恐惧,绝望……后来,一个自称为神的男人出现,用太古时期的凶兽骨骸制作成了一口巨大的棺椁,并将女巫封印在了其中。秩序开始重建,人们从噩梦中醒来,他们将棺椁埋葬在一座死城之中,并将降服女巫的男人奉为英雄,供万人敬仰。然而,二十年后,一个身具神脑癌病毒的少年,从一个小山村中走出!

角色:苏怡,月渊尘

寒魔

《寒魔》第1章 新婚燕尔免费阅读

深夜,繁星点点,皓月千里,随着一阵慢悠悠的清风拂过,将林中的古树吹动的猎猎作响,灌木丛间隐有昆虫名叫,林间点点萤火虫的光芒犹如精灵一般,穿梭飞舞着。

在这寂静而又漆黑的深夜中,一座灯火阑珊的山峰,却是显得格外注目,静静看去,便会发现,山峰之上伫立着许多的琼楼玉宇,每一扇房门上皆挂满了喜庆的红灯笼。

而在主峰山腰处,一间精致的小婚房内,身段婀娜纤细的新娘,正坐于床沿,双手放在腿上,头顶一张鲜艳的红盖头,让人无法看清楚红盖头下的容颜。

这时房间门被人给推开,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清秀少年平静的走了进来。

目光不由的看向了端坐在床沿边上的新娘子,眼中充满了各种五味杂陈,他没有说话,反手将房门给关好,便是走了过去。

来到新娘子对面的餐桌前坐下,月渊尘的目光扫过桌上的各种精美糕点以及山珍野味,却没有任何的食欲,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就平静的开口道:“客人都已经走了。”

闻听此言的新娘子,抬起一只纤纤玉手,一把将自己头上的红盖头给掀开,随即便是站起身来,和月渊尘一样,坐到了餐桌前,随手捏起一块糕点就吃了起来。

很快一张小嘴巴就被塞的满满的,一边吃的同时一边忍不住的嘟囔道:“你们这地方的习俗可真是够多的,成个亲都这么麻烦。”

“呵呵,什么地方成亲会不麻烦?”月渊尘心里嘀咕着,一边拿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块炒好的野猪肉放到嘴里咀嚼。

这时苏怡抬头看向了月渊尘,看着那张约莫十八九岁的清秀面容,说道:“喂,你是叫月渊尘对吧?”

还在吃着野猪肉的月渊尘,嘴巴停止了咀嚼,然后一脸无语的看向了苏怡那张好看的脸蛋,说道:“我们都已经成亲了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

苏怡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说道:“和你才认识几个时辰啊?!你就指望我能记得住你的名字?况且你之前也没有和我说清楚关于你的事情啊。”

月渊尘:“……”

无奈的摇了摇头,抬手喝了一口美酒,帮助自己下咽口中的野猪肉,在就开口道:“我叫月渊尘,沉渊寨的少当家,今年十九岁,”说罢,在又看向了苏怡,继续道:“现在我说的够清楚了吗?”

苏怡长长的哦了一声,说道:“你早和我说清楚不就得了,”当下站了起来,朝着月渊尘伸出一只纤细的小手,笑嘻嘻道:“那我也做一下自我介绍吧,我叫苏怡,古兰城城主之女,今年十七岁,很高兴认识你!祝我们以后相敬如宾,百年好合。”

月渊尘瞥了一眼她那伸过来的小手,没有和她握的意思,呵呵一笑道:“百年好合就算了,反正也就只有三年的婚约,三年过后,也就分道扬镳了。”

苏怡见月渊尘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就没好气的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反驳道:“只有三年的婚约怎么了?就算只有三天,那我们也算是真正的夫妻啊!”

月渊尘:“夫妻?呵呵,你那婚约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三年的时间里我是不能碰你的,连身体上的接触都不允许有,那还算什么夫妻?”

说着,月渊尘忍不住的在苏怡那纤细的腰肢,以及S级的大长腿上扫了一眼,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脸上充满了无奈。

苏怡闻言就又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双手环抱在胸前,将那一对傲人的部位,衬托的更加丰满。

只听苏怡有些不悦的说道:“为什么你们这些男人的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啊?”

“碰上你这种尤物,佛祖都要动凡心!又何况是我这种普通人。”月渊尘心里鄙夷了一声,在就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没有去狂刀寨,反而来了我沉渊寨这边,等到明天你继母还有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后,过来兴师问罪的话,那我该怎么办?”

原本还有些不悦的苏怡,在听到月渊尘换了一个话题后,注意力也很快跟着转移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就和他们讲,你三年前见到我的第一眼就喜欢我了,然后就一直暗恋我到现在,直到今天见我要嫁给狂刀寨了,才忍不住的劫了我的亲,这样他们应该就不会怪罪你了。”

月渊尘闻言,嘴巴微微张开,一副吃惊不小的样子,抬起一根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我,我喜欢你?!还喜欢了你三年?!”

这时,苏怡的小脸已经有些羞红了,粉嫩嫩的显得非常可爱,小嘴都不由自主的嘟了起来,尴尬的说道:“这不就是个借口嘛?你到时候搪塞他们几句不就好了吗?”

月渊尘:“……”

抬手拍在自己的额头上,然后用力的抹了下来,月渊尘有些崩溃的说道:“姐姐,你要搞清楚,你妈是当官的,我爸是当匪的,我抢了你的亲,这在古兰城是要被捉去砍头的,你让我怎么搪塞他们啊?”

苏怡这时的小脸已经红的快要滴出水来了,糯糯的说道:“反正你们这些当山匪的,哪个不是背着几条砍头的罪名,多加一条又没什么关系。”

闻听此言的月渊尘,感觉内心中仿佛有着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要当场口吐芬芳,尽可能用平和的语气,说道:

“美女,首先你要搞清楚,之前是你花钱雇佣我们沉渊寨去抢亲的,而且还是抢你自己的亲,完了把你给抢回来之后,也是你死皮赖脸的吵着要嫁给我的,我不答应,你还要上吊自杀,答应你了,你还要和我签什么三年婚约,现在还又要让我在背一条要砍头的罪名,不是我说,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吗?”

说道这里的月渊尘似乎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抬手灌了一口酒后,让自己冷静一下。

闻听此话的苏怡,那原本还有些羞红的小脸顿时就变成了恼怒,又站了起来说道:“月渊尘!你说谁死皮赖脸的吵着要嫁给你?”

此话一出,她明显有些心虚了,可依旧蛮不讲理道:“虽然……虽然说是事实吧,可你就非要这样直白的说出来吗?”

一时间,原本还有些激动的月渊尘,立马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于是也站了起来,一副哄小媳妇的语气,哄道:“好好好,是我用词不当,是我用词不当。”

说着,月渊尘感觉好像有些不对劲了,“我不是在和她讨论花钱抢亲的事吗?现在怎么变成我用词不当了?”

而苏怡见月渊尘认错的态度还比较诚恳,也就没有在揪着这件事情不放了,尽管月渊尘压根就没有错,可她还是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并转过身去,一副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月渊尘见此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心里暗骂道:“玛德,我都已经道歉了,这婆娘还板着一张死脸,还真当我是舔狗啊!”

当然苏怡心里也在想,“虽然你已经道过歉了,但我如果马上原谅你的话,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所以必须要给你点教训才行。”

这样想着,苏怡那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就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然后就抿嘴一笑,坐了下来,仍然是背对着月渊尘,轻声细语的说道:

“既然夫君已经知错了,那妾身自然不会在蛮不讲理,只是近日妾身因为婚期之事,尤为操劳,这颈肩处更是酸痛的很,不知夫君可否愿为妾身推拿少顷。”

月渊尘顿时睁大眼睛,有些激动的说道:“我堂堂沉渊寨少当家,你让我给你揉肩?!”

苏怡立马转过身来,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盯着月渊尘,道:“怎么,你不愿意!”

月渊尘切了一声,把头给别开,一副我也是有小脾气的人,怎么可能任由你摆布。

苏怡见此就故作无所谓道:“行啊,随便你,反正等明天我爹来了,我就和他讲你们沉渊寨的人都欺负我,看你们怎么死!”

闻听此话,月渊尘抬起一根手指指着苏怡,口中挤出一个“你”字,但却什么话也说不出,之后把手给放下,用力的深呼吸一番,不让自己口吐芬芳。

然后走到了苏怡的身后,双手搭在她的香肩上,开始轻轻的揉捏。

月渊尘可不是怕她苏怡的老爹,虽然她老爹苏洛阳是整个龙山岭第一高手,实力强大到几乎可以吊打整个沉渊寨,可月渊尘也绝对不会因此而怕他。

给苏怡揉肩,仅仅只是不想和她一个女人计较罢了,对,只是不和她一般计较而已。

月渊尘心里这样宽慰着自己。

而这时的苏怡见月渊尘果然老老实实的来给自己捏肩了,就又抿嘴一笑,但却没笑出声,接着就用一副很鄙夷的语气道:“喂,我说月渊尘,能不能用点力,软趴趴的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这一瞬间月渊尘眼睛就瞪的溜圆,手上的力道果断加大了几分,在用一副恶狠狠的语气,说道:“觉得软趴趴的不舒服,那我就给您使点劲!保证给您伺候的舒服咯!”

苏怡又娇哼一声,道:“算你识相!在往中间捏一点,对对对,就是那里,在使点劲,用点力,对对对,就这样,就这样。”

月渊尘此刻还真他么的有种日了狗的感觉,这女人的肩膀虽然揉起来软软的,跟没骨头似的,好像稍微一用力就会将她撕碎,可是到现在为止,无论月渊尘使多大劲,她都可以像个没事的人一样。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捏一团面粉,虽然东西很软,可任你在怎么用力,也无法损其分毫。

却听这时的月渊尘又问道:“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想明白。”

苏怡一边享受着月渊尘的按摩,一边捏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道:“什么?”

月渊尘问:“狂刀寨和我们沉渊寨一样,同样都是山匪帮派,区别只是他们的体量更大一些。”

话说到这里时,月渊尘又停顿了一下,缕了缕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就又继续道:“我想说的是,同样都是山匪,你为什么宁可嫁给我,也死活不嫁到他们那边啊?”

苏怡轻哼了一声笑道:“我打不过魏子权那个混蛋,我还打不过你吗?”

月渊尘不由的额了一声,然后撇了撇嘴,道:“这理由还真是有够牵强的。”

苏怡见月渊尘不信,于是就认真解释道:“这么说吧,狂刀寨作为龙山岭最大的山匪帮派,发展到今天,经历过朝政的数次围剿都存活了下来,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们内部可能有着很深的官方背景,我如果嫁到他们那边,只会被看管的更死。”

“可你们沉渊寨就不一样了,说大不大,至少和官方没有什么牵连,说小也不小,起码也算是这龙山岭第二大的山匪帮派,而且,也能掌控几十个村子。”

“在加上,你的实力比魏子权那个混蛋要弱上不少,比较好欺负一点,嫁给你的话,不至于会过苦日子,也不会被过多的束缚,所以,你们两家一对比,我自然就选你们沉渊寨咯,况且,你们这也的确是更舒服一点。”

月渊尘闻言,嘴角直抽搐,心里暗骂:“什么叫我看起来比较好欺负?”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请大家多多指教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