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霸道总裁 ›› 攻心为上:江少宠妻成瘾
攻心为上:江少宠妻成瘾

攻心为上:江少宠妻成瘾辛月-著

23人在追
精彩节选 第1章 她第一次 漓江中心酒店VIP房间门口。 辛月巴掌大的小脸被面具遮住了一大半,面具下水汪汪的眼…
更新到:第7章 合法丈夫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9-21 09:52:35
马上阅读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第1章 她第一次 更新时间:2021-09-21 09:52:35
第2章 婚礼风波 更新时间:2021-09-21 09:52:35
第3章 离婚协议 更新时间:2021-09-21 09:52:35
第4章 春宵一刻 更新时间:2021-09-21 09:52:35
第5章 腿好着呢 更新时间:2021-09-21 09:52:35
第6章 给他下套 更新时间:2021-09-21 09:52:35
第7章 合法丈夫 更新时间:2021-09-21 09:52:35

精彩章节

精彩节选

第1章 她第一次

漓江中心酒店VIP房间门口。

辛月巴掌大的小脸被面具遮住了一大半,面具下水汪汪的眼睛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扫了眼门上的编码,不等她看清门上的数字,门便由内而外地被打开了。

一个男人的身影映入眼帘,房间没开灯,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模样,黑漆漆的,让她更加紧张。

因为马上,她就要把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献给这个男人了。

她害怕,她不愿。

但是继母赵雪涵的话历历在耳,她不这样做,母亲就得死。

她正想着怎么开口,男人一下子就把她拽进了房间,暧昧的顶在了墙上。

背后墙面冰冷的触感让辛月汗毛直立,感受着面前体温似火的男人,小声开口,

“我第一……唔……”

辛月话没说完,江司承低头就吻住了她的嘴巴,她的声音此时此刻在江司承的耳朵里早已变成了不可抵抗的诱惑。

嘴唇的柔软感更是让江司承一发不可收拾,双手紧紧搂上了她那纤细的腰身,欲望喷涌而出,这一吻汹涌而热烈。

他没想到这药竟然这么厉害,要是没个女人做解药,下辈子估计就废了。

“我会对你负责的。”

江司承沉重的呼吸声拍打着辛月的耳廓,深沉的声音让辛月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身体紧绷的不行,却又顾不上反抗。

“放松。”

江司承低声引导。

沉沉的声音传到辛月的耳朵里,她感受着他尽力放缓的动作,她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感动。没想到在这种情况,对方竟然会在乎她的感受。

“嘶~”

在她晃神之际,一阵钻心的疼痛进到了身体里,从脚趾到发尖,这一刻,就好像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崩了。

她疼哭了。

他呼吸更重了。

屋子里的空气渐渐被春色填满,床上,地板上,不知换了多少个姿势,每一下都疼的辛月汗流不止,直到她连呻吟的力气都没了,他才放过她。

江司承看着蜷缩在床上不知道是睡过去还是昏过去的人儿,正准备开灯看清她的模样,便被电话铃声给打断了。

“说。”

他的语气完全没了刚刚的温和,单一个字便让电话那头的人打了个冷颤。

“江总,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助理甘扬语气小心翼翼,这次江司承为了揪出对方的把柄,甘愿上了对方的套,被下了药,这会儿滋味一定不好受。

江司承看了眼床上的人,收回视线:“我没事了,查到是谁下的药了吗?”

“已经查到了,只是嘴硬的很,不说谁指使的。”甘扬如实回答。

江司承眼底愈发冷冽了。

“让司机来接我。”说完便挂了电话。

江司承临走看了眼睡着了身子还在发抖的人儿,也看见了床单上的那一抹刺眼的红,眉头紧皱,最终腿掉手腕上的手表塞到了她的口袋里。

虽说这件事不是他本意,但他毕竟毁了一个女孩的清白,他一定会负责的。

可手抽出来的时候却带出了一根手链,盯着手链看了一会儿,最终把手链攥在手心,转身离开了。

辛月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透亮,阳光隔着窗帘照射在她身上,刺眼得很,她下意识的想要翻身,下体的疼痛感一下子把她拉回了现实。

昨晚的一切像走马灯一样浮现在脑海里。

她猛然坐起身子,巡视了一周,男人走了。

忍着疼痛起身,出了酒店门就拨着继母赵雪涵的电话。

‘嘟嘟嘟……’

接连几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辛月越来越焦急,狼狈的赶到家时,一进门便迎来了一巴掌。

“你个死丫头,还有脸回来啊?你胆子大了是吧?让你去陪王总你竟然敢逃跑?!”

赵雪涵刻薄的嘴脸瞪着辛月,字字句句都是咬牙切齿。

这一巴掌很重,辛月当场就被打懵了,诧异的看着赵雪涵,开口为自己辩解。

“我……我陪他了。”

说话间,想起昨晚的羞耻,眼泪就汹涌而出,心中的委屈就像火山,她很想在赵雪涵面前爆发出来,可是她却不能,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母亲就会因此丧了命。

一听这话,赵雪涵眼睛一下子直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狼狈凌乱的辛月,目光触及到脖颈处的吻痕,抬手便掐住了辛月的耳朵。

“好你个小贱人,你昨天去陪哪个野男人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我给你讲,你没陪王总,昨晚钱没到账,你那个废物老妈已经断了药,就在你回来的时候刚刚咽气。”

“咽……咽气?”

辛月一下子愣住了,身体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根本顾不上疼了,那双愤恨,诧异的双眼猛然抬起直勾勾的盯着赵雪涵,脑子里来来回回都是‘咽气’这两个字。

“瞪什么瞪?死了就是死了,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有把王总陪好!”

辛月眼眶里的泪水无声的落下,心头就像被人挖了一块肉,血淋淋的,疼的她无法呼吸,她好恨,好恨自己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到最终还是没保住妈妈的命……

“妈,妈……不得了了,江司承出车祸了,断腿断脚都要死了。妈,我不想嫁给一个将死之人……妈……”辛蕾蕾哭的梨花带泪,拿着手机上的新闻视频从房间里冲出来给赵雪涵看。

赵雪涵也没顾忌辛月,眉头一拧,问:“真的假的?”

“妈,是真的,我都让人去医院打听了,就剩下一口气了,可马上就是我们的婚礼,我不想嫁给一个死人,我不想守活寡。妈,你要救我……”

赵雪涵听完,脸色铁青,一下子眼神落在了辛月身上。

“让她嫁吧。不嫁我就真的让她母亲变成一具尸体。”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