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 最新章节小说《大郎我不喝药》 主角王大河,大郎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大郎我不喝药》 主角王大河,大郎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大郎我不喝药》 主角王大河,大郎全文免费阅读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大郎我不喝药 小说:历史 作者:风凌渡雪 简介:王大河浑浑噩噩穿越到了北宋末年阳谷县武家大郎身上!一睁眼…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9 05:05:21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大郎我不喝药

小说:历史

作者:风凌渡雪

简介:王大河浑浑噩噩穿越到了北宋末年阳谷县武家大郎身上!一睁眼、蛋痛欲裂死在眼前!装疯卖傻逃出性命、等得弟弟武二回归打死西门庆却放过了那潘金莲……发配路上多了个武大!十字坡、牢城营,武大郎带着弟弟与各方周旋,醉打蒋门神老板却换成了武大郎!通联二龙山、义结鲁智深,武大坐镇快活林野望江山!东瀛岛国猖狂?送你们个炊饼做皇旗!交趾做基地公主做侧妻,北征斡难河炮轰天竺地!宋末汉家多磨难?看武家大郎玩他个地覆天翻!

角色:王大河,大郎

大郎我不喝药

《大郎我不喝药》第1章 金莲 不要啊免费阅读

这世上可怕的事挺多,死亡无疑是其中最残酷的一种!当然了、鳏寡孤独残,贫病丑穷挫也能让人生不如死……还有老婆半夜做头发、老公晚上看剧本等等……

王大河死了!当闪烁的电流在变压器上窜进自己的手臂里时,王大河的脑子里居然电光火石一般想到……“赔偿金够家里人用了吗……?”

现实中的王大河已经被粘在变压器上、还冒着一股烤肉味的青烟……而现在的王大河、正在黑暗中一点点感知着自己的灵魂和一具……似乎有点不妥当的躯壳!这躯壳……呃……怎么……怎么特么的有一点,蛋疼呢?

一丝丝的光线刺入王大河的眼皮,眼珠能转动、喉咙却很干枯……王大河想呼救却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沉重的身体、怎么……怎么胯下这么痛呢?电流难道把自己的那个部位击穿然后接地了?

慢慢的、眼皮上面有了一丝丝的力气,王大河睁开眼皮兴奋又恐惧的开始打量眼前的一切……“老子没死……等等,这不是医院!这特么是哪里?”

白灰墙、木梁灰瓦没棚顶?床板硬邦邦、身上的被子又硬又重!王大河转动了一下眼珠……右边的窗户居然是木质的!还糊着一层黄白色的厚纸,此时一个小小的人影正在窗户外晃动!

“大郎!哥哥……你还好吗?你家娘子不让俺进来看你、武家哥哥?回个话儿啊!”

“啥?武家大郎!”王大河只觉得胯下那股剧痛愈发的强烈、一股重重的眩晕感迅速袭来……“大郎!我是郓哥儿啊!你还好吗?”

“开玩笑了吧?武家大郎?郓哥儿?这是……特么的……我草……”

王大河顺利的一蹬腿儿、成功的昏死过去了……

一片片破碎的记忆慢慢的融进王大河的意识里、武家祠堂……坟墓,身旁一张惊惶的小脸……乞讨、帮佣,亲戚们模糊冰冷的面孔……自己挣扎着养大了这个娃娃……那个小娃娃怎么感觉那么亲切呢?弟弟……弟弟……二郎……

夜深了、曾经的王大河现在的武家大郎醒了过来,冰冷的屋子冰冷的床!王大河呆呆的看着灰扑扑的木质房梁,一滴老泪慢慢的流了下来……“特么的!老子怎么这么倒霉?”

自己居然变幻了时空融进了这具五短身材的躯壳内!这具身体有个弟弟,名唤武松!这具身体有个技能……蒸炊饼!最关键的是……这具身体有个浑家娘子,叫……叫特娘的……潘金莲!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王大河用半宿的时间咒骂怀念那个曾经的世界!然后、一点点的回忆起这具躯壳所在的这个时空、时间,境遇……然后惊喜的发现,自己可能只有几天可活了!

当大宋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武大郎或者说王大河的脸上时、这个矮壮坚强的男人坚毅的握了握粗短的手指!我……要……活下去!

吱呀一声房门响、一个身子略有些瘦削眉目艳丽的女子慢慢的迈步进来,手里端着一只粗瓷大碗!

记忆里的碎片瞬间拼凑起来!面前这个面带惶恐和犹疑、还有一丝羞惭的美丽女子,正是这具躯壳的娘子金莲!不对……王大河的心瞬间揪了起来!武二郎不是还有七八日才能回来吗?自己似乎还有两三天可活呢?怎么这么快就要喝药了?

“大郎……抓来的药还没煎好、昨晚上睡得可还好?奴在佛龛下面跪了一夜,求菩萨显灵让大郎赶快好转。今日看来菩萨果真显灵了!这里有一碗粥,大郎快喝了罢……”

王大河哆嗦了一下、嘶哑着喉咙一时间惊吓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子摆着腰肢慢慢的走到自己的面前,将一只方形的枕头塞到自己背后、然后拿过碗舀了一匙粥向着自己的嘴巴送过来……

王大河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凉、难道……就这么快?这就要……走了?不是应该喂药吗?王大河的脑子里只闪过一句话……金莲、不要啊!

虚弱的王大河紧闭双唇抵死不喝!只用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瞪着面前的这个女人,金莲叹了口气、抿了抿嘴唇落下泪来……“大郎!怎么还在误会奴家?奴家说过了、那西门官人确实是想对奴家不轨……可他只是多喝了几杯!奴和他并未真的如何了……你与他厮打、他失了手踢伤了大郎,可过后他也醒悟过来、赔了汤药费还派小厮送来了药材!大郎就消了气吧……以后奴再也不出门招惹是非就是了……要不然叔叔知晓了、定又会惹出事端来!大郎……”

王大河最后还是被灌了半碗小米粥……他在赌!他不敢现在就和这个女人撕破脸,因为现在的他连爬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他害怕这个女人会找来那个西门官人立刻就送自己再次上路……这次、王大河可不敢保证还能有穿过时空再活一次的机会!

肚子里还装着不知道会不会要了小命的米粥、虚弱的王大河竟然困意上涌!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就这么慢慢的睡了过去……那个女人似乎还悄悄地站在门口张望了一番,然后叹了口气慢慢的关上门出去了……王大河睡着了、只是临睡前脑子里依旧还在疑惑着……这特么还能怎么办呢?

又是午夜、几声梆子声一句三更天的低喝声惊醒了王大河,然后、又是半宿的思考……再到天亮时,床上醒来的这个男人、目光已经愈发的坚定:“王大河已经死了……以后!我只是武家……大郎!”

武大郎武榕的脑子在飞速的运转、自己居然有一个叫武榕的本名而不是武植!那么自己身处的似乎就不是自己曾经的那个本源世界,那个历史里真实存在的武大郎武植,可是高中状元后为官一任清正廉洁、跟夫人潘金莲夫妻恩爱到老子孙绵延的!

这个时空到底存在于何处?又将去往何方?演义小说里的那些情景是否都会在这里重现?武榕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了……因为如果那碗传说中的汤药一进肚!一切、皆成泡影……

“怎么办?怎么能熬到自家那个打虎英雄武家二郎回归呢?”武榕有信心、当自家那个弟弟踏进阳谷县的时候,就是自己顺利熬过这世上第一关的时候!都头……似乎绝对不是什么小官职,是武官……应该是厢军,头上就是县尉!县令……小说里面说的武松得县令赏识、然后直接简拔为都头看来就是扯淡,一县之地厢军土兵是归县尉主管的!县令只是掌总……也就是说武二郎被提拔为阳谷县都头、怕不是县尉在一路之地的帅司那里求来的官职!

已经认命的武家大郎武榕半宿未睡、瞪着一对眼珠子思量着能够让自己活下去的法子,慢慢的……武榕突然听到楼下竟然一直在传出细碎的声音!

窸窸窣窣的整理东西的声音、低声祷告的声音,甚至还有一丝丝压抑抽泣的声音!

“是她!她居然没出去和那个西门大官人鬼混?”

清晨的阳谷县有些清冷、已然是深秋初冬的季节了,早起上街的人没有多少,家家户户都只是吹旺了灶火煮早饭吃、只是卖炊饼的摊贩之中少了一个五短身材的武大!四邻八舍的邻居也都暗自知晓、那武大的娘子似乎和那开生药铺子的西门官人有些瓜葛,武大去捉奸、结果却挨了打!

所有人都知道、那三寸丁武大虽然好欺负,家里却有一个不好惹的弟弟!那可是一个能生生殴死大虫老虎的好汉子,回来后要是得知自己哥哥如此受辱、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紫石街上武榕租住的小楼后面、就是一个茶水摊子,此时一个矮胖的婆子皱着眉头站在门口望着对面门窗紧闭的房子,正是那喜好保媒拉纤贪财成性的王婆子!

这老东西自己年轻时就不是个正经货色,勾三搭四的吃惯了便宜白食、花惯了绿头银钱,人老色衰后干脆仗着自己的一张厚脸皮和一副滑溜唇舌开了个茶摊子,又走街串巷的偶尔做个私媒,正经人家自是不会让她进门、倒是那些声名不好的鳏夫寡妇,乃至于从良的伎子、发配过的贼子,只要是能出得起银钱、这王婆子倒总是能拐着弯的帮人成就好事!

自打收了那西门官人的银子、老东西可是费了不少心思才把那金莲娘子哄到家中,又做局吃酒灌醉了那小娘子、才好让那西门庆得了机会占了便宜……本以为此事不会长久、那西门官人吃个新鲜过后也就厌烦了,哪知道这西门官人居然还上了瘾头!隔三差五的就来缠磨,那妇人却似乎有些退缩、还是自己撕破脸跑去威胁她,若是不从就要那武大郎和武二知晓她的破事……这才又逼得她过来就范,哪知道那个该死的郓哥儿、非要来寻晦气!打将出去后还多嘴告诉了那个三寸丁武大郎,要不然……哪里来的这许多糟心事?

一声轻咳在身后响起、王婆子一回身,就见身后棚子下面站着一个身高七尺约么后世一米八十左右、白面无须鼻直口阔,一身蓝缎袍子三十许的俊秀男子,正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王干娘!今日怎么愁眉苦脸的?”

王婆子啐了一口、低声说道:“都快死到临头了、还敢跑来这里嬉闹?”

——

作者有话说:

大家好!某家武大……不对,某家风陵渡雪、给列位作揖了!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