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最新章节小说《绝世萌宝:法医狂妃是大佬》 主角颜如玉,沈鸿飞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绝世萌宝:法医狂妃是大佬》 主角颜如玉,沈鸿飞全文免费阅读

最新章节小说《绝世萌宝:法医狂妃是大佬》 主角颜如玉,沈鸿飞全文免费阅读佚名-著

3人在追
小说:绝世萌宝:法医狂妃是大佬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唐大僧 简介:21世纪女医法颜如玉,一朝穿越,莫名成了单…
更新到: 状态: 时间:2021-06-09 05:04:38
举报
  • 作品简介
  • 推荐阅读
  • 书友评论

最新章节

精彩章节

小说:绝世萌宝:法医狂妃是大佬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唐大僧

简介:21世纪女医法颜如玉,一朝穿越,莫名成了单亲妈妈,一把手术刀,医得了活人,剖得了死人,顺便用炭块画出嫌疑人儿子:娘亲,宝儿画得嫌疑人像不像?颜如玉扶额:儿子,你能不能不要画谁都像哆啦A梦。儿子:娘亲,宝儿配的毒药是不是很棒?颜如玉再扶额:儿子,你配毒药的时候,能不能顺手把解药也配出来?我不想再给他解毒了。阴魂不散的男人一把拎起宝儿:臭小子,让你娘亲嫁给我,我就认了你这个亲儿子!

角色:颜如玉,沈鸿飞

绝世萌宝:法医狂妃是大佬

《绝世萌宝:法医狂妃是大佬》第1章 那人根本没死免费阅读

颜如玉咬着糖葫芦,悠闲的走在街上,余光中突然发现宝贝儿子不见了!

一回头,只见五岁大的儿子正盯着一辆木板车看,车上盖着块白布,几个官兵押送着,旁边还有个女人一直哭。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只见车下滴滴答答一直流着血,可小家伙大大的眼睛里却是遮不住的兴奋。

“颜宝儿!”颜如玉郁闷的叫了声儿子,“小小年纪,没事别总盯着尸体看,你就不能尝尝糖葫芦吗?特别甜。”

颜宝儿板着小脸,瞥了眼颜如玉手里的糖葫芦,不屑的说道:“娘亲,小孩子才吃那个,我不吃,太幼稚了!”

颜如玉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抬手佯装打儿子,“臭小子,你敢说你老娘我幼稚!”

小家伙一咧嘴,露出一嘴洁白小乳牙,咯咯笑了几声,突然想起了什么,瞬间变得严肃了,拉着颜如玉指向那辆木板车:“娘亲,那人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没问题他能死吗?”颜如玉不以为然,继续吃着她的糖葫芦,同时拉起颜宝儿就往家的方向走。

“不是啦娘亲!”颜宝儿挣脱颜如玉的手,着急说道:“那人根本没死!他们一会儿要是把这人埋了,他可真就要死透透了!”

颜如玉诧异的看着木板车,不解的问:“你怎么断定那人没死?”

“哎呀,笨!你还是我师傅呢!”颜宝儿看着越走越远的木板车,急得他直接追了上去。

颜如玉无奈的叹了声气,只好快步跟了上去,跟着木板车,他们刚刚转过一个岔路口,斜对面便过来一辆低调豪华马车。

风吹起了车帘,里面坐着两个美如天仙的男人,一个笑靥如花,名叫沈鸿飞,当朝大理寺少卿;另一个冷若冰霜,却是当今圣上最小的儿子,排行老九,九王爷,名为慕景修,封号景王。

“表哥,看什么呢?”脸上总是荡漾着春风的沈鸿飞看了眼车外,笑着问向坐在他对面的慕景修。

慕景修收回目光,拉好车帘,闭目养神了起来,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

沈鸿飞碰了一鼻子灰,嘿嘿一笑,不过他早就习惯了,就听他继续说道:“表哥,虽说这大西北比较贫瘠,民风也彪悍,但怎么说都是你的封地。你当众顶撞皇上,让皇上在百官前尽失颜面,皇上没把你贬为庶人,只是让你来封地自省,已经皇恩浩荡了,你就知足吧!”

慕景修继续闭着眼睛,却终于开口了,声音清冷低沉,好听是好听,就是感觉太冷。

“丽妃祸乱后宫,独占圣宠,还冤枉我母妃害她小产,害我母妃受罚!此等恶妇,害人在先,我只是直言不讳,有何错?”慕景修徒然睁开了眼,眼里都是恨。

沈鸿飞收起了玩笑,叹了声气,“姑母的确受了冤枉,其实我也想不明白,就算丽妃的兄长在边关立了战功,皇上重赏便是,也没必要独宠那个女人吧。”

一阵沉默,沈鸿飞突然坏笑了起来,“表哥,要说这丽妃也不是全然都是坏的。六年前,你刚拿到西北封地的时候,她疯了一样派人追杀你,还给你下药,要不是我机灵给你买了个傻妞,只怕你早……咳咳,你别瞪我,女人的滋味怎么样?”

“啊——”一声痛呼,只见沈鸿飞被慕景修踹下了马车。

马车加快了速度扬长而去,沈鸿飞拍了拍长衫上的土,脸上依旧挂着笑。

再一回头,只见百姓都涌向另一条路,同时议论纷纷。

“这可是新鲜事!人都死了,愣有人说他没死,还说能救活,咱们快去瞧瞧!”

“不可能吧,人死怎么能复生,除非他是大罗神仙!”

“管他什么大罗小罗的,万一真是神仙,咱们就去求个仙丹,也让咱们多活个几百年!”

沈鸿飞失笑,贫瘠的地方百姓就是愚昧,这天地间怎么可能有神仙?还仙丹?还多活几百年?”

刚要转身往景王府走去,沈鸿飞看着百姓兴致勃勃的样子,他突然也来了兴致。

他要当面戳穿那些骗子,让大家知道,生老病死皆是天意,哪儿有什么神仙!

跟着人群一直走到了县衙门,此时县令卢才挺着大肚腩坐在高堂上,下面跪着一个少妇,旁边是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鲜血染红了部分白色,红白对比鲜明,看着扎眼。

再旁边是一个年轻漂亮姑娘和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他们粗布棉衣,可站在那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场和贵气。

有点儿像……他表哥慕景修。

而这漂亮姑娘和小男孩,正是颜如玉和颜宝儿。

卢县令一拍惊堂木,尖着嗓子说道:“堂下赵氏,你说你夫君赵大富好赌成性,还不起银子,又不想连累你,所以自尽身亡,可是属实?”

少妇哭哭啼啼,“回老爷,正是。”

“传仵作韦正!”一声令下,后堂跑出来个四十多岁的仵作先生。

他揭开尸体上的白布,先是翻了翻尸体赵大富的眼睛,又将手指放在尸体鼻下,看看插在尸体腹部的一把刀,还摸了摸旁边的血渍。

颜宝儿在旁边看得着急,想要说话,却一直被颜如玉拉着。

仵作韦正又将赵大富上上下下看了看,随即拿出几枚银针,又拿出一把小刀,颜宝儿一看大事不妙,大声说道:“你这个老头想干嘛?这个人根本没死!”

百姓一阵哗然,卢才再拍惊堂木,这才让他们安静了些。

卢县令看着颜宝儿,板着脸问:“你个小毛孩,刚才就吵着这人没死,本官念你年幼无知,但若是再扰乱公堂,本官一样对你照打不误!”

“我没有!”颜宝儿扬着头大声说道:“这个人真没死,你们要是把他剖腹检查,那他真就死翘翘了!”

仵作不乐意了,他直起身,许是平时看尸体看得久了,整张脸看起来灰蒙蒙的,连眼睛都毫无神采,像对死鱼眼。

他直勾勾的看着颜宝儿,冷言道:“我验尸三十载,此人是死是活我还不知道?此等小儿,速速离去!”

说完,他还不忘狠狠剜了颜如玉一眼,“小儿不懂事,你也如此胡闹!无知妇人!”

推荐阅读

书友评价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