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剑道第一仙\/剑道第一仙 ›› 第六章 江畔偶遇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剑道第一仙\/剑道第一仙》 第六章 江畔偶遇

2021-09-13 23:59:12  作者:萧瑾瑜  分类:玄幻  连载中

“你也在为我高兴么……”

苏奕眼神泛起微妙异色。

前世时,年少的自己刚开始修行,九狱剑就伴随在身边,陪自己一路征战大道路。

直至转世前,以自己那称尊大荒的“玄合境”恐怖修为,却都没能勘破九狱剑真正的秘密!

它的来历。

它那剑身上封印的九层神链。

都充满着神秘的色彩。

苏奕可以放下毕生所累积的泼天财富、不世功名。

唯独放不下的,便是九狱剑!

于是,在前世转生前,苏奕毫不犹豫将毕生记忆封印于此剑中,并携此剑一起转世。

此剑如命,不容割舍!

很快,苏奕摇了摇头,开始静心体会自身气息的变化。

“吐纳灵气来修炼,果然非同一般。

觉醒前世记忆后,他在文家苦修了三天。

可加起来,也远比不上在这大沧江畔修炼的三个时辰。

天壤之别!

“若在此修炼,只需三天,便可让我臻至‘炼皮’圆满地步。

想到这,苏奕摇了摇头。

“若仅仅只为提升修炼境界,对我而言易如反掌。
可今世重修,我求的乃是超越前世之道!”

“要办到这一步,必当在每个境界稳打稳扎,步步为营。

“切记,一定不能操之过急。

苏奕暗自提醒自己。

搬血境为武道第一境。

此境虽最基础,但也最重要,足以影响以后道途能否走得更长远。

他用“松鹤锻体术”修炼,为的就是在武道四境,锤炼出远超前世同等境界时的根基!

“可惜,我现在身无分文,若有足够的钱财,在城中购置一些药草,每日修炼后,以药浴养体,炼化药物精粹,足以进一步改善和提升体魄之力。

“接下来,得找机会赚点钱了……”

苏奕正在思忖以后的修炼计划。

忽地,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风中飘来。

苏奕扭头,就见在鬼母岭方向上,远远地有两道身影走来。

一个长袍老者,一个紫衣少女。

长袍老者脚步虚浮,清瘦脸颊惨白,一边走一边剧烈咳嗽,咳得气都快喘不过来气。

紫衣少女陪伴一侧,清艳绝伦的鹅蛋脸上写满担忧。

她紫衣飘曳,一根白玉带缠绕盈盈一握的腰肢,身材高挑,姿色竟是极其出众。

更难得的是,她身上有着一股迥异于寻常人的清贵之气。

“无论这老者,还是这少女,明显皆是久居上位者。

苏奕只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可正当他打算离开时,却又顿足,再次将目光看向那长袍老者。

顿时,他又有了新发现,眸子深处不禁泛起一抹异色。

长袍老者和紫衣少女也早已注意到苏奕,本没有当回事。

可当苏奕目光第二次看向长袍老者时,那紫衣少女不禁蹙眉,俏脸浮现一抹愠色。

“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好人!”

她俏脸寒霜,瞪了苏奕一眼。

苏奕一怔,这姑娘脾气很大嘛。

“紫堇,莫要失礼,你心中就是再牵挂爷爷的伤势,也不能把火气洒在无辜者头上。

长袍老者声音温厚,“为人处世,当克己复礼,非礼勿言。
如此,才能保持灵台宁静,不为心中六贼所困。

被叫做紫堇的少女苦恼道:“爷爷,你都伤成这般样子,还来教训我,我哪有心思听啊。

长袍老者失笑摇头,旋即朝苏奕微微拱手,“若有得罪,还望小友包涵。

说着,猛地一阵剧烈咳嗽,咳得额头青筋凸显,似要把心肺都吐出来。

“爷爷,您莫要再说话了。

紫堇俏脸写满担忧,焦急无比,小心搀着老者的手臂,“等回城了,我找最好的医师为您疗伤。

便在此时,苏奕忽地开口:“这种伤势,寻常医师可救不了,若继续耽搁下去,不出三日,必有死无生。

紫堇气得瞪大眼睛,怒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诅咒我爷爷死?”

却见长袍老者苦笑道:“紫堇,这位小友说的不错,爷爷的伤,几乎已无药可救了。

“这……”

紫堇如遭雷击,伤心欲绝,颤声道:“爷爷,我决不会让您出事的!我这就带您回云河郡城。

长袍老者笑道:“莫慌,生死之事天注定,我戎马一生,早已看淡了。

说到这,他目光重新看向苏奕,眼神微妙,“小友,冒昧问一句,你之前是如何看出老朽身上伤势的?”

苏奕对这长袍老者的感观不错,倒也没有隐瞒,道:

“眉间带猩红之煞,脸色煞白无血,肺腑受阴毒入侵,再加上身上萦绕着的一缕缕阴寒尸气,若我猜测不错,你们之前在鬼母岭碰到了‘六绝阴尸’。

长袍老者不免动容,“好眼力!”

旁边的紫堇疑惑道:“不对啊,爷爷你不是说,在这云河郡中,极少有人知道这云沧山鬼母岭中诞生有‘六绝阴尸’?”

这也正是长袍老者动容的原因。

别说广陵城,整个云河郡中,几乎无人知道这个秘密。

可眼前这少年,却仅凭他身上的伤势,便一语道破!

苏奕神色平淡道:“能看出这点,并不算什么,我甚至敢肯定,你们应当是为了采撷‘六阴草’和‘极阳花’而来。

“你怎知道?”

紫堇一惊,脱口而出。

长袍老者的神色也变了,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一个路边碰到的少年人,却竟然仅仅凭借眼力,就看出自己所受之伤和此行的目的。

这未免也太可怕!

“我怎知道?”

苏奕摇头哂笑,道,“姑娘,你难道不知道,凡‘六绝阴尸’出没之地,必孕育有六阴草?这种灵药极寒极阴,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有六阴草生长之地,则必有极阳花相伴。

这点事儿,搁在大荒九州就是常识!

可很显然,紫堇被震住了,哑口无言。

连那长袍老者的神色都浮现一抹难掩的惊意。

在他眼中,对面那身影颀长瘦削的少年,平添一股高深莫测的味道。

长袍老者很快冷静下来。

他一生戎马江山,久经血腥杀伐,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

也最清楚,这世间多的是拥有不可思议手段的奇人异士。

无疑,眼前这少年极不简单!

“你之前是不是偷偷跟踪过我们?”

紫堇忽地皱眉开口。

长袍老者哑然,不等苏奕开口,就说道:

“丫头,莫要乱讲,以这位小友的能耐,焉可能做出那等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说着,他朝苏奕拱手,神色已带上一抹敬佩之意,“敢问小友,还看出了一些什么?”

爷爷他……

紫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以爷爷的身份,搁在云河郡十九城,谁当得起他“拱手以敬”?

想到这,她禁不住又多看了一眼苏奕,身影削瘦,面容清隽,模样倒是不错。

只是,他身上气息稀松寻常,好像根本就没有修为啊……

难道说……

此人的修为已高深到“无法揣度”的恐怖地步?

她家世超凡,小时候就听长辈说过,这世间有一些陆地神仙般的人物,看起来寻寻常常,实则早已是伫足在“武道”之上的恐怖存在,神通广大!

眼前这人,难道并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驻颜有术的老前辈?

想到这,紫堇心中也是一颤,眉宇间浮现一抹惊疑。

苏奕可没想到,仅仅因为长袍老者的拱手礼,就让紫堇产生那般多念头。

面对长袍老者的问题,他神色平淡道:

“说句不客气的话,以你那‘养炉境’第三重的修为,这次就是采到六阴草和极阳花,怕也不可能让你突破境界。

顿了顿,他继续道:“或者说,你应当是早已料到,以你现在的年龄和根基,凭借寻常修炼手段,根本无法让你在武道上更进一步,于是决定以这两种灵药的力量强行破境,对否?”

长袍老者浑身一僵,只觉背脊都直冒寒意,就仿佛浑身内外的秘密,全都被看穿了一样。

若说之前苏奕猜测到他的伤势根源和此行目的,还让他有些将信将疑。

那现在,他敢十足肯定,眼前这少年定是一位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