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 剑道第一仙\/剑道第一仙 ›› 第三章 妻子文灵昭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剑道第一仙\/剑道第一仙》 第三章 妻子文灵昭

2021-09-13 23:59:12  作者:萧瑾瑜  分类:玄幻  连载中

文灵雪激动过后,忽地察觉到什么,一对秋水似明净的眸上下重新打量着苏奕,道:

“姐夫,你自从入赘我们文家,便足不出户,颓废厌世,抑郁寡欢,让我担心了好久,真怕你忽然想不开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她抬眸凝视苏奕,疑惑道:“可现在,咱们俩才一个月没见面,姐夫你却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苏奕心中讶然,这丫头好敏锐的直觉!

松云剑府每个月放假两天,苏奕也有一个月没见文灵雪了。

却不曾想刚一见面,就被文灵雪察觉到了一些端倪。

“这一段时间,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

苏奕笑说道。

“原来如此。

文灵雪欣喜,灵秀绝俗的俏脸浮现一抹灿烂笑容,脆声道:

“这可太好了,我喜欢姐夫现在这样子,有一种……嗯,说不出的感觉,就像书上所说,立如芝兰玉树,笑似朗月入怀,萧疏轩举,超尘脱俗!”

少女背着双手,青裳如玉,笑靥如花,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和之前她在松云学府时那冷冰冰的模样判若两人。

这若让她那些同学们见到,怕又得惊诧错愕,黯然神伤了。

苏奕哑然失笑。

一个人的改变,往往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更何况拥有了前世的阅历和眼界,自己的心境和性情,自然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语!

文家。

广陵城三大宗族之一,位于广陵城西北区域,占地百亩,庭院错落,宅邸如林。

夜色降临。

当苏奕和文灵雪返回时,就见庭院前已等待着一道身影,显得颇为焦急。

琴箐,苏奕的丈母娘,虽然年龄已大,容貌却端庄明艳,有着一股独特的成熟风韵,年轻时绝对是个大美人。

“你个吃白饭的窝囊废,只让你接文雪放学而已,怎地这么晚才回来?”

琴箐一脸厌烦,狠狠瞪了苏奕一眼。

看到苏奕,她心中就直冒火气,因为这个女婿,害得她这段时间里不知听到了多少耻笑和议论。

苏奕神色平淡,浑不在意。

入赘文家已经一年了,他自然清楚丈母娘的脾气是何等泼辣。

不过,苏奕也知道,在他和文灵昭成婚这件事上,琴箐从一开始就不同意,并强烈表达出了拒绝和不满。

可这桩婚事乃是文家老太君亲自下令操办,琴箐也不敢违背,到最后只能捏鼻子认了。

“娘,是我放学耽搁了些时间……”

旁边的文灵雪张嘴要替苏奕解释。

“行了,你这丫头赶紧去吃饭。

琴箐没好气地挥了挥手,而后冷冷瞥了苏奕一眼,“你跟我来,族长他们可都在宗族大殿等着呢!”

闻言,文灵雪禁不住问道:“宗族大殿?等我姐夫?这是要做什么?”

“你这丫头瞎操心什么呢,你给我留家里好好待着,哪里也不许去,听到没有?”

琴箐言辞严厉。

文灵雪哦了一声,她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苏奕,湖泊似的剔透清眸中泛起一丝担忧。

苏奕笑了笑,道:“听话,快去吃饭吧。

文灵雪这才转身走进了庭院。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琴箐顿生警惕,脸色阴沉道:“灵雪还小,你若敢动什么歪心思,我就是豁出去,也要把你废了!”

苏奕唇角一阵抽搐,我苏玄钧是这种人吗?

“跟我来。

琴箐不再废话,也懒得再看苏奕一眼,唯恐控制不住内心的火气再骂这个便宜女婿一顿。

宗族大殿。

灯火通明,金碧辉煌,文家族长文长镜和一众大人物都已到齐,依次坐在大殿两侧座椅上,彼此谈笑,气氛轻松热闹。

只是,当苏奕跟随琴箐进入大殿那一刹,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目光都是齐刷刷看向了苏奕。

那些大人物的目光都变得异样起来,有戏谑、不屑、怜悯、讥嘲,不一而足。

原本热闹轻松的气氛,也随之沉闷了少许。

虽然那些目光是看向苏奕,可也让琴箐浑身一阵不自在,低声冷冷道:

“你在这候着。

她匆匆来到丈夫文长泰身边落座。

苏奕却浑似没事人般,独自立在大殿中央,目光从在座那些文家大人物身上扫过。

嗯?

忽地,苏奕眸子一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靓丽身影。

少女眉如远山,明眸皓齿,穿着一袭淡蓝裙裳,修长的玉腿并拢而坐,她浑身没有任何首饰点缀,恰似清水芙蓉,自有清灵卓绝的气韵。

十足一个靓丽绝俗的美人。

只是,她眉目之间却有一抹冷峭冰寒之意,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孤傲姿态。

文灵昭!

她便是苏奕名义上的妻子!

广陵城首屈一指的绝代美人,风姿如仙,武道天赋惊艳群伦,被不知多少年轻俊彦仰慕。

“原来如此,灵雪那丫头在松云剑府时所表现出的冰冷姿态,明显是在学她姐姐。

苏奕恍然。

文灵雪是假装冰冷,文灵昭却是真的冰冷,那孤峭清冷的气质都已融入到她的骨子里。

同一时间。

文灵昭明显注意到了苏奕的目光,秀眉微皱,旋即就恢复平静,冷冽的星眸自始至终根本没看苏奕一眼,直接无视了。

时隔一年,夫妻再相见,却依旧形如陌路人!

“苏奕,这次找你前来,是有件事要通知你。

大殿主座上,文家家主文长镜声音随意地开口,将大殿所有目光都吸引在了他身上。

他一身紫袍,柳须鹤发,面如冠玉,双手扶在椅背上,昂藏身影如一道山岳般,威严十足。

“灵昭天赋惊艳,在青河剑府修行的这一年,有幸被一位大人物看中,举荐她前往‘天元学宫’修行。

“也就是说,如今的文灵昭,已经是天元学宫的一名正式学员了。

文长镜眼神淡漠地看着苏奕,道,“你曾是青河剑府外门剑首,虽然如今只是个废人,可也应该清楚,天元学宫是何等超然庞大的存在。
对我们文家而言,灵昭能够有幸进入其中修行,称得上是一桩天大的喜事。

原来如此。

苏奕这才明白今晚这些文家大人物召见自己的原因。

天元学宫是“天元州”第一修行之地,但凡能够成为天元学宫弟子的,几乎都是一州之地最顶尖卓绝的天才!

一年前,文灵昭才进入青河剑府修行,一年后就被举荐前往天元学宫修行,可想而知,她的武道天赋何等惊人。

这对文家而言,的确是一桩好事。

可对他苏奕而言,也就意味着从今以后的很长时间内,怕是都再见不到自己这个妻子了。

想到这,苏奕看了不远处的文灵昭一眼,却见后者依旧一副清冷孤峭面无表情的模样。

“族长和各位长辈是想问一问我的意见?”苏奕问道。

在座众人一怔,皆露出古怪之色。

一道嗤笑声突兀地响起,“苏奕,你想多了,这件事根本没得商量,无论你同意与否,灵昭的大好前程也不会被你这个废物拖累!”

文长青!

文灵昭的二伯,一袭锦袍,面白无须,眼神阴鸷冷厉。

大殿响起一阵轻笑声,似乎都被苏奕那句话逗笑了。

一个上门女婿,还妄想在这件事上替意见?

这小子是真不知道他在文家族人眼中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窝囊废?

可出乎文家所有人意料——

苏奕这一刻却竟显得极其平静和从容,宛如置身事外。

那淡然自若的姿态,让不少打算看笑话的人反倒感到一阵不舒服。

“既然诸位都已做好决断,还找我来作甚?”

苏奕随口问。

若没有觉醒前世记忆,在遭受这些让人难堪的羞辱后,必会为此愤怒难当。

可现在的苏奕,早不是以前了,哪会在乎这些?

“是我想趁着此次机会和苏师兄见一面。

大殿外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一个穿着宽袖白袍,面容英俊,器宇轩昂的青年走了进来。

顿时,文家家主文长镜和在座一众大人物齐齐起身,神色都变得热情起来。

“魏公子来了,快快请坐!”

“魏公子,我们本打算让苏奕亲自去拜见您的,您怎地亲自来了,这让我等可真有些受宠若惊,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那些恭维的话语中,透着毫不掩饰的巴结和谄媚,一个比一个热情。

族长文长镜更是亲自把那“魏公子”迎进大殿。

这一幕幕,看得苏奕暗自摇头,这般作态,可真让人作呕啊……

“苏师兄,好久不见了。
”而此时,走进大殿的白袍青年径直来到了苏奕身边,仪态倨傲,咄咄逼人。

魏峥阳。

青河剑府外门弟子,云河郡城顶级大族魏氏的嫡系子弟。

仅仅这等身份,已足够让文家上下敬畏。

“原来是魏师弟。

苏奕微微点了点头。

在青河剑府修行的三年中,魏峥阳一直视自己为竞争对手。

可那三年里,任凭魏峥阳如何努力,也一直被自己稳稳压上一头。

换而言之,那三年,魏峥阳一直活在自己的阴影中!

此时,魏峥阳目光肆无忌惮打量苏奕片刻,忽地长声一叹,慨然道:

“谁没想到,堂堂青河剑府外门剑首,一眨眼间,却跌落凡尘,不止修为尽失,还成了上门女婿,何其可悲,何其可叹?”

声传大殿,回荡不休。

众人神色变得异样起来。

苏奕似笑非笑道:“看来,魏师弟是忘了以前的教训,要不我帮你回忆回忆?”

一句话,却似戳到魏峥阳的痛处,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脸色都渐渐阴沉下来。

“苏奕,不得对魏公子无礼!”

族长文长镜霍然起身,厉声呵斥,眼神冰冷透着威胁。

苏奕虽然早清楚文家上下瞧不起自己,可还是有些意外。

堂堂文氏族长!

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帮一个外人威胁自家的女婿?

再看文家其他大人物,神色间都带着若隐若现的不屑和冷意,没人感觉文长镜此话有任何不妥。

无疑,在他们心中,自己这个赘婿如同摆设,可以任凭拿捏。

“如此,也好。

这一刻,苏奕神色变得愈发淡然了,只不过心中,已彻底划清了和文家的界限。

“苏奕,我可不是专门从云河郡跑来看你笑话的!”

魏峥阳冷然开口,在座文家众人对苏奕的态度,被他尽收眼底,心中愈发有恃无恐。

“哦,那是为了什么?”苏奕道。

魏峥阳唇角微翘,眸光如鹰隼般盯着苏奕,伸出两根手指,一字一顿道:

“我此来,只为两件事。

“一,明天,我会和灵昭一起前往天元学宫中修行。
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灵昭姑娘的,保证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二,记住你的身份,一个修为尽失的上门女婿罢了,根本不配和灵昭在一起!”

“他日,我再来文家时,必会帮灵昭解除婚契,而你苏奕……必将被扫地出门!”

“到那时,若你吃不上饭,可以留在我身边当个奴才,我不介意花钱养一个废物!”

言辞锵然,掷地有声。

魏峥阳鹰视狼顾,睥睨自信,尽显傲意。

大殿寂静,鸦雀无声。

众人神色异样。

不管如何,苏奕和文灵昭终究是夫妻。

可魏峥阳却当着所有文家大人物的面,说出这番话,这无疑是对苏奕最大的侮辱!

不过,魏峥阳话中的意思,也让族长文长镜和那些大人物有些不自在。

可却没人敢说什么。

魏家,乃是足以影响云河郡十九城的顶级大族!

而魏峥阳是魏家当今族长的嫡子,身份之尊贵,远不是他们文家敢去开罪的。

反倒是琴箐眸子一亮,仔细打量了魏峥阳一番,再拿苏奕对比,心中愈发不是滋味。

若自己女儿嫁的是这位魏公子……文家哪个不开眼的还敢小觑自己?

让人意外的是——

哪怕遭受这般大辱,苏奕神色依旧波澜不惊,那从容淡然的姿态,让众人甚至都有些诧异。

这家伙……

就一点也不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