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病娇相公养成日常 ›› 第三章 分地
阅读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颜色:
字体大小: 超大

《病娇相公养成日常》 第三章 分地

2021-09-15 12:01:54  作者:蜜糖关关  分类:古代言情  连载中

林娇娇也不管刘李氏的大嗓门了,她刚才就看到那半袋的米了。

没有别的口袋,林娇娇只好把米袋子半拉半拽的拖到院子里。

刘李氏急忙护住麻袋。

扯着脖子叫道:“你干嘛!你还想抢粮食?!”

刘枫听到动静也走进了院子,就看到地上趴着一团肉团,尖叫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刘枫!好你个刘枫!带着媳妇来欺负我一个老太婆是不是!你这还懂不懂孝道,有没有王法了!”

刘李氏边说,边嚎上了。

“哎呦喂!侄儿侄媳来抢劫了啊!”一边嚎一边伸手推了林娇娇一把。

刘枫忙把林娇娇护在怀里,皱着眉头看着自家大伯母,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来要属于自己的东西,竟会变成抢劫!

“呸!你!你这个泼妇!不讲理的泼妇!我……”

林娇娇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时间也愣住了。

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一岁大的刘歌也爬了出来,坐到地上嚎啕大哭,周围指指点点声音嘈杂,多是说她给刘枫抹黑的。

“各位乡亲,我们只是来要去年的地租,并不是来欺负大伯母的!”

少年站的笔直,挡在林娇娇面前,隔开了看热闹的人的目光。

林娇娇伸手拉了拉刘枫的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不就是撒泼嘛?她堂堂新时代女性,能学不会?!

“我娘在家都快饿死了,我们实在没办法了,大伯母还不给粮!这让我怎么活啊

!啊!天哪!你睁开眼看看我吧!哪有长辈这么欺负人的啊!”

刘枫背后一炸,感觉到拉着自己的手一会松一会紧,就算看不到林娇娇的表情,他也神奇的感觉到她的用意了!

既然已经闹了,那就闹开了最好。

刘枫回捏了林娇娇一把,暗暗给林娇娇打气。

林娇娇此时更是声音悲戚道:“村长呢?我要见村长!不,我要去告官!我相公是秀才!官老爷肯定会替我做主!”

林娇娇说着就要站起来出去。

刘枫紧紧握着林娇娇的手,跟着她朝门外走。

刘李氏声音一顿,心里暗道不好,她一心只想着不给地租了,都忘了她这侄儿可是个秀才,当年是要去考状元的!当时县长老爷都给他几分薄面的!这要是闹到衙门里,还能有她家的好?!

刘李氏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肥肉一颤一颤的跑过去拉着刘枫。

“既然侄儿心意已决,那大伯母把地分给你们就是。我这就去找村长,把地分给你!”

林娇娇白了刘李氏一眼,她还以为这泼妇有多能耐呢,她随便一激就怕了!

村长也在这时候被人从地里喊到了刘家,正好听到刘李氏的话,当即说道:“你们不用去我家了,我给你们做个见证,这就把地还给刘枫吧。”

刘李氏面色一僵,“好,好,村长快进来坐坐。”

“把歌儿哄哄,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不分轻重,怎么能管好孙子!”

村长往板凳

上一坐,林娇娇就擦了擦脸,委屈巴巴的冲着村长笑了笑。

不是她想装,这时候要是不能博得同情,恐怕等会儿吃亏的还是自己!

老村长叹了口气,看着林娇娇的目光有些复杂,这丫头在刘家也闹了好几次了,与刘李氏比,那也不是等闲之辈啊!

林娇娇此时不知道老村长想什么,要是知道的话,肯定能一巴掌扇死自己,特么的,以前怎么会这么作死呢?!

刘李氏抱着孩子,拿着地契坐到桌边。

“我们刘家总共就九亩地,当初老爷子和老太太还有刘枫他爹都是我家给操持的后事,所以我家要六亩地,这合理吧?”

林娇娇见周围人都点头,刘枫也不反驳,自然就不会多说什么。

老村长摸了摸没几根的胡子,点了点头。

“嗯,也该给你六亩,那你要哪里的地?”

刘李氏装模作样的咳了一声。

“我们家水田差不多有五亩,后山有坡地五亩,刘枫两口子年轻,去后山种地也不费事,我老了,就不想去了,我就要田吧,后山多出来的两亩地就一次给了刘枫,村长,你看,这样行不?”

老村长淡淡的看了刘李氏一眼,心里跟明镜似的。

“后山那地出了一股水,怕是种不好,刘枫你说吧,你要干地和田各一亩五,还是要那块坡地。”

刘枫想了想,田虽然好,但是与家里隔得远,还只能有一亩五,而后山就在屋背后,不算远,本来他也眼

睛不好,有水,倒也方便了。

“村长,我就要后山那块地吧,正好那块地就在我家房后,确实不远。”

拿了地契后,分地的事就这么一锤定音了。

林娇娇刚想把那袋米扛回家,刘李氏又哭丧着脸挡在门口了。

“今天我多分给你两亩地,那我们家就不欠你家的租子了!”

刘李氏其实是想再争一下的,说不准刘枫就真的不要了呢?

林娇娇见村长看着自己,瞬间挺直了腰杆。

“村长,分地是分地,地租是地租,这两件事不能混为一谈吧?”

“再说,两年的地租,我只要这半袋米,这不过分吧?”

见老村长赞同的点着头,林娇娇又说:“我与刘枫吃什么倒是无所谓,但是,家中母亲生病,卧床不起,我拿这米回家给她熬粥,这该不该?”

老村长有点头,“嗯,百善孝为先,不过,从你把米拿走开始,你大伯家可就对你们没有半分亏欠了,以后不能再来找你大伯闹腾了。”

林娇娇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冲刘李氏扬了扬下巴。

“大伯母,这米我拿走了?”

刘李氏还能说什么,反正两年的租子都可以买好几袋米了,算起来,她还是赚了的!

于是不情不愿的放开了手,任由刘枫把米扛在肩膀上。